>>>welcome 河南大学, You have logged in.
Logout History Contact us  
Font Size:  A A A Search “Fabao” Window English 中文 = 简体  繁体
  Favorite   DownLoad   Print
 
JUKI China v. Chee Siang Sewing Machine (S.H.) Co., Ltd. (case of dispute over patent intellectual property contract)
重机公司诉启翔针车(上海)有限公司专利知识产权合同纠纷案
【法宝引证码】
  • Type of Dispute: IPR-->IPR Contract
  • Legal document: Judgment
  • Judgment date: 12-16-2011
  • Procedural status: Trial at Second Instance
*尊敬的用户,您好!本篇仅为该案例的英文摘要。北大法宝提供单独的翻译服务,如需整篇翻译,请发邮件至info@chinalawinfo.com,或致电86 (10) 8268-9699进行咨询。
*Dear user, this document contains only a summary of the respective judicial case. To request a full-text translation as an additional service, please contact us at:  + 86 (10) 8268-9699 info@chinalawinfo.com

JUKI China v. Chee Siang Sewing Machine (S.H.) Co., Ltd. (case of dispute over patent intellectual property contract)
(case of dispute over patent intellectual property contract)
重机公司诉启翔针车(上海)有限公司专利知识产权合同纠纷案
[Key Terms]
patent infringement ; amount of indemnity ; liquidated damages
[核心术语]
专利侵权;赔偿数额;违约金
[Disputed Issues]

Where, after entering into the settlement agreement, the pantent infringer continues its infringement and is alleged to pay the liquidated damages, if the infringer claims for the adjustment to the excessive liquidated damages agreed by both parties, can such request be supported?
[争议焦点]
1.和解协议签订后,专利侵权人继续实施侵权行为被诉承担违约金,侵权人以和解协议中双方约定的违约金过高为由要求调整,能否获得支持?
[Case Summary]

Article 114 of the Contract Law makes provisions on the liquidated damages, that is, where the amount of liquidated damages agreed upon is lower than the damages incurred, a party may petition a people's court or an arbitration institution to make an increase; where the amount of liquidated damages agreed upon are significantly higher than the damages incurred, a party may petition a people's court or an arbitration institution to make an appropriate reduction. The settlement agreement means an agreement concluded between a patent infringer and a patentee after the patent infringement act occurs. The agreement on the liquidated damages is made by both parties on?the basis of equality and free will and without violating any relevant law or regulation, and thus such agreement shall be held as valid. In addition, Article 65 of the Patent Law makes specific provisions on how to determine the amount of compensation for infringement on the patent right after the patent infringement act occurs. Therefore, where the infringer continues its infringement and is alleged to pay the liquidated damages, if the liquidated damages agreed by both parties in the settlement agreement don't exceed the reasonable scope stipulated in the Patent Law, the claim of the infringer for adjustment to the significantly high liquidated damages can't be supported. If the liquidated damages are obviously higher than the reasonable amount as legally required, the amount shall be appropriately adjusted.
[案例要旨]
《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对违约金作出规定,约定的违约金低于造成的损失的,当事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增加;约定的违约金过分高于造成的损失的,当事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适当减少。和解协议是在专利侵权行为发生后,专利侵权人与专利权人达成的协议,双方关于违约金的约定系在平等、自愿基础上做出的,不违反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应当认定为有效。此外,《专利法》第六十五条对专利侵权行为发生后,如何确定侵犯专利权的赔偿数额作了明确的规定。因此,侵权人继续实施侵权行为被诉承担违约金,若和解协议中双方约定的违约金并未超过《专利法》中规定的合理范围,则侵权人以违约金过高为由要求调整,其诉求不能被支持。若违约金明显高于相关法律规定赔偿的合理数额,则应予以适当调整。

Full-text omitted.不接我们电话 也不给拒接原因夫妻本是同林鸟

 

重机公司诉启翔针车(上海)有限公司专利知识产权合同纠纷案

 中华人民共和国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1)沪高民三(知)终字第105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启翔针车(上海)有限公司,住所地中华人民共和国上海市浦东新区金桥出口加工区云桥路1185号。
 法定代表人:陈满雄,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陈劫,上海中城世纪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重机公司(JUKI株式会社),住所地日本国东京都多摩市鹤牧二丁目11番地1。
 法定代表人:清原晃,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鲍培伦,上海市恒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张宇,上海市恒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启翔针车(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启翔公司)因其他知识产权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0)沪一中民五(知)初字第11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1年11月29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同年12月13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启翔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陈劫,被上诉人重机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张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02年11月6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知识产权局授予原告重机公司“链式线迹扭结成形方法及链式线迹缝纫机”的发明专利,专利号为ZL96121017.6,上述专利现仍在有效期内。
 2008年11月26日,原告重机公司委托上海华诚律师事务所徐申民、帅科律师出具律师函。该律师函称,原告发现被告启翔公司生产、销售的CSB-7130/T型号的缝纫机侵犯了原告重机公司的涉案发明专利权,故要求被告启翔公司立即停止生产、销售侵犯原告涉案专利权的产品,并告知启翔公司过去生产、销售侵权产品的数量数据。2008年12月25日,原告再次委托律师向被告启翔公司发出律师函,要求双方对侵权事宜进行协商。
 2009年2月5日,被告启翔公司函复原告重机公司称,CSB-7130/T型号产品系其在“2007年中国国际缝制设备展览会”上研发试制,其中一台被重机公司购买,另一台至今在其公司样品室。由于该机型市场适用面较小,加之2008年行业经济不好,故一直未投入生产。在收到重机公司律师函后,在电话中一再申明,其以前未投入生产,现在也未投入生产,将来也不会生产。为避免同行之间的争议和冲突,将停止销售CSB-7130/T型号产品。关于重机公司购买CSB-7130/T型产品及相关费用的问题,愿意进一步进行洽谈并承担合理的费用。
 2009年,双方就启翔公司生产的CSB-7130/T型号产品涉及重机公司发明专利权事宜签订和解协议。该和解协议约定:“1.……乙方(启翔公司)确认曾试制了两台CSB-7130/T型号的缝纫机涉及了甲方(重机公司)ZL96121017. 6‘链式线迹扭结成形方法及链式线迹缝纫机'的发明专利。为解决甲乙双方就该产品的侵权争议,乙方决定自签署本协议之日起停止生产、销售、许诺销售该款涉及甲方专利权的产品。2.乙方确认其仅在2007年试制了2台CSB-7130/T型号的缝纫机(其中一台由甲方购买,另一台存放于乙方样品室),在2007年之前及之后都未曾生产和销售该款型号的缝纫机产品。3.乙方应向甲方支付因调查CSB-7130/T型号缝纫机产品致甲方发生的调查费、公证费及律师费用共计人民币30 000元。……5.乙方保证其在本协议中的陈述真实,如果乙方的陈述不实,或者乙方违反在本协议中的保证,继续实施侵犯甲方ZL96121017. 6专利权的行为,则乙方应当向甲方赔偿人民币300 000元。6.在乙方完全履行了本协议的约定后,甲方将不再追究乙方在本协议签订之前有关生产CSB-7130/T型号缝纫机产品涉及甲方ZL96121017. 6专利的侵权责任。”重机公司签署该协议时间为2009年5月18日,启翔公司签署时间为2009年4月30日。上海市华诚律师事务所见证了该和解协议的签订。
 2009年12月18日,原告代理人阎兴乐在公证人员的随同下,前往上海市浦东新区金桥出口加工区云桥路1185号启翔针车(上海)有限公司,由阎兴乐向启翔针车(上海)有限公司购得缝纫机二台,并取得工作人员马建名片一张和《金轮工业缝纫机服装类目录》一份。上述阎兴乐取得的马建名片、《金轮工业缝纫机服装类目录》原件及其中一台缝纫机由公证处作了封存后交由申请人的委托代理人自行保存,另一台缝纫机由申请人的委托代理人自行带回。上海市闵行公证处对上述过程出具了《公证书》。
 2010年1月11日,原告委托上海市华诚律师事务所向启翔公司发出律师函,该函称其发现启翔公司在双方签订和解协议后仍在继续实施CSB-7130/T型号缝纫机的销售行为,故要求启翔公司按照和解协议的要求停止侵权并支付赔偿金人民币300 000元及合理费用人民币70 000元等。并要求启翔公司在收到该律师函后一周内予以书面答复。
 一审庭审中,原审法院当场对公证处封存的产品进行启封,涉案缝纫机产品包装箱内附有检验合格证,合格证上记载了缝纫机型号为CSB-7130/T。缝纫机机身上有铭牌,铭牌上也记载了该缝纫机型号。被告对涉案产品由其生产予以确认。
 原审法院认为: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原、被告双方签订的和解协议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双方均应按约履行。现原告要求按照和解协议第五条的约定追究被告违约责任,而被告则否认存在违约事实。故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被告是否违约以及原告要求被告承担的违约责任是否适当。
 一、关于被告是否存在违约事实
 按照和解协议第五条的约定,“乙方保证其在本协议中的陈述真实,如果乙方的陈述不实,或者乙方违反在本协议中的保证,继续实施侵犯甲方ZL96121017. 6专利权的行为,则乙方应当向甲方赔偿人民币300 000元。”因此,判断被告是否构成违约,取决于被告是否存在陈述不实或者继续实施侵犯原告涉案专利权的行为。
 原告依据其在和解协议签订后再次经公证购得涉案产品的事实主张被告存在违约事实。根据和解协议第二条的约定,被告确认其仅在2007年试制了2台CSB-7130/T型号的缝纫机(其中一台由原告购买,另一台存放于被告样品室),在2007年之前及之后都未曾生产和销售该款型号的缝纫机产品。根据原告于和解协议后通过公证购得两台涉案产品的事实,原审法院认为,被告在和解协议第二条的陈述与事实不符,且在和解协议签订后并未停止销售侵权产品,被告的行为已构成违约。被告虽辩称其未向原告销售涉案产品,但未举证予以证实,故原审法院不予采信。
 二、关于原告所要求被告承担的违约责任是否适当
 原告要求按照和解协议的约定判决被告支付违约金人民币30万元,被告则辩称该违约金明显超过原告实际损失而应当予以调整。原审法院认为,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当事人请求对约定违约金数额作出调整的前提是约定的违约金过分高于造成的损失。首先,本案和解协议的本质上是专利侵权和解协议,是在专利侵权行为发生后,权利人与侵权人之间就侵权行为的承认与纠纷处理达成一致的协议,其作用一方面是对已发生的专利侵权行为赔偿数额做出约定,更重要的作用在于通过双方协议一致确认而防范侵权行为的再次发生,协议中对再次侵权发生后赔偿金数额的约定属于当事人的意思自治。其次,根据相关法律规定,专利侵权赔偿数额按照权利人因侵权行为所受到的实际损失、侵权人因侵权行为所获得的利益或参照专利许可使用费的倍数予以确定,权利人的损失、侵权人的收益及专利许可使用费均难以确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专利权的类型、侵权行为的性质和情节等因素,确定给予一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的赔偿。就本案而言,原、被告对于涉案产品侵犯了原告专利权均无争议。原告在和解协议签订时仅要求被告赔偿其制止侵权所支出的合理费用人民币3万元,前提是被告保证其仅试制了两台涉案产品并不再继续实施侵权行为。现被告在双方签订和解协议后继续实施侵权行为,则应依法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在权利人的实际损失、被告的侵权获益均难以查明的情况下,和解协议所约定的30万元赔偿金数额并未超过法律规定的合理范围,原审法院予以确认。被告以违约金数额明显超过原告实际损失为由要求法院作出调整的抗辩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原审法院不予采纳。
 综上所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爬数据可耻》第八条第一款、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一十四条北大法宝第一款之规定,判决:一、被告启翔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停止制造、销售、许诺销售侵犯原告重机公司“链式线迹扭结成形方法及链式线迹缝纫机”的发明专利权(专利号为ZL96121017.6)的产品;二、被告启翔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支付原告重机公司违约金人民币30万元。本案一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 800元,由被告启翔公司负担。
 判决后,启翔公司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第一、二项,驳回被上诉人的一审诉讼请求。其主要上诉理由为:(一)上诉人并不存在销售CSB-7130/T型号缝纫机的违约行为,原审法院关于上诉人存在违约事实的认定有误。被上诉人提供的《公证书》所附材料中无任何有关购买获得的证据,故该份《公证书》无法证明被上诉人是有偿购得涉案CSB-7130/T型号缝纫机的事实主张。(二)原审法院以上诉人陈述不真实而认定上诉人违约,并判令上诉人承担违约责任,缺乏法律依据。双方和解协议中关于因陈述不实而设定的人民币30万元的违约责任于法无据,该违约金的设定无效,不能作为上诉人承担违约责任的合同依据。(三)双方和解协议中约定的人民币30万元的违约金明显过高,应当予以调整。
 被上诉人重机公司答辩称:被上诉人完全认可一审判决。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人的上诉。(一)在本案证据保全公证过程中,公证员亲眼见证了被控侵权产品的购买过程,无论是否有购货发票,均不能否认公证员亲身见证的购买行为。且买卖关系是否成立并不以销售凭据作为前提条件,上诉人作为卖方,提供票据是上诉人的义务。被上诉人是在上诉人工厂内购买了被控侵权产品,在上诉人没有提供反证的情况下,仅以没有购货发票为由抗辩购买事实不存在,依法不能成立。(二)原审法院认定.的人民币30万元的违约金是恰当的。该违约金系包含了第一次侵权和第二次侵权的赔偿总和。上诉人作为生产企业,生产了不止两台被控侵权产品用于销售,被上诉人有理由认为上诉人生产、销售的被控侵权产品远远不止被上诉人查获的几台。
 二审中,上诉人启翔公司、被上诉人重机公司均未向本院提交新的证据材料。
 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认定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上诉人启翔公司与被上诉人重机公司签订的和解协议未违反国家有关法律规定,是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因此合法有效,双方均应按照合同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
 上诉人上诉称,上诉人并不存在销售CSB-7130/T型号缝纫机的违约行为,原审法院关于上诉人存在违约事实的认定有误。本院认为,被上诉人为证明上诉人在和解协议签订后又对外销售了CSB-7130/T型号缝纫机的事实主张,向原审法院提交了上海市闵行公证处出具的《公证书》。原审法院并就该份《公证书》向上海市闵行公证处公证员核实了相关证据保全公证的情况,公证员的现场见证、当事人的陈述与涉案《公证书》能够相互印证,公证的程序亦符合相关法律规定,原审法院据此对该《公证书》所证明的上诉人于2009年12月18日向被上诉人销售了两台系争型号缝纫机的事实予以采信,并无不当。上诉人虽对《公证书》所记载的购买事实予以否认,但是未能提供任何证据推翻《公证书》所记载的事实。故上诉人的这一主张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上诉人上诉称,原审法院以上诉人陈述不真实而认定上诉人违约,并判令上诉人承担违约责任,缺乏法律依据。本院认为,上诉人启翔公司与被上诉人重机公司签订的和解协议第五条约定,启翔公司保证其在本协议中的陈述真实,如果启翔公司的陈述不实,或者启翔公司违反在本协议中的保证,继续实施侵犯重机公司ZL96121017. 6专利权的行为,则启翔公司应当向重机公司赔偿人民币30万元。根据上述约定,上诉人在该和解协议中陈述不真实或者上诉人继续实施侵犯被上诉人涉案专利权的行为,则上诉人应当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涉案和解协议第二条约定,启翔公司确认其仅在2007年试制了两台CSB-7130/T型号的缝纫机(其中一台由被上诉人购买,另一台存放于上诉人样品室),在2007年之前及之后都未曾生产和销售该款型号的缝纫机产品。而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被上诉人在和解协议签订之后的2009年12月,又自上诉人处购得了两台涉案产品。因此,本案中,上诉人在涉案和解协议第二条中的陈述与事实不符,而且上诉人在和解协议签订之后并未停止销售涉案型号的缝纫机,上诉人的上述行为已经构成违约,上诉人应当依据双方和解协议的约定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原审法院的认定并无不当。上诉人的这一上诉理由缺乏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上诉人上诉称,双方和解协议中约定的人民币30万元的违约金明显过高,应当予以调整。本院认为,涉案和解协议是在上诉人专利侵权行为发生后,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就侵权行为的纠纷处理等达成的协议,该协议中对侵权再次发生后赔偿金数额的约定属于双方当事人的意思自治,且未违反法律规定,双方均应遵照执行。现上诉人在和解协议签订后继续实施专利侵权行为,则应当依约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本案中,原审法院对双方所签和解协议中约定的赔偿金数额予以确认,并无不当。故上诉人的这一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上诉人启翔公司的上诉请求与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应予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五十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 800元,由上诉人启翔针车(上海)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钱光文
 审判员 王静
 审判员 马剑峰
 二○一一年十二月十六日
 书记员 董尔慧
     
     
Scan QR Code and Read on Mobile
【法宝引证码】        北大法宝en.pkulaw.cn
Message: Please kindly comment on the present translation.
 
Confirmation Code:
Click image to reset code
 
  Translations are by lawinfochina.com, and we retain exclusive copyright over content found on our website except for content we publish as authorized by respective copyright owners or content that is publicly available from government sources.

Due to differences in language, legal systems, and culture, English translations of Chinese law are for reference purposes only. Please use the official Chinese-language versions as the final authority. Lawinfochina.com and its staff will not be directly or indirectly liable for use of materials found on this website.

We welcome your comments and suggestions, which assist us in continuing to improve the quality of our materials as we dynamically expand content.
 
Home | About us | Disclaimer |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