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visitor, haven't logged in. Login
Subscribe Now Contact us  
Font Size:  A A A Search “Fabao” Window English 中文 = 简体  繁体
  Favorite   DownLoad   Print
 
Fengning Changge Mining Co., Ltd. v. Beijing Railway Bureau (case of dispute over protection of real rights)
丰宁长阁矿业有限公司与北京铁路局物权保护纠纷案
【法宝引证码】
  • Type of Dispute: Civil-->Property
  • Legal document: Judgment
  • Judgment date: 06-29-2018
  • Procedural status: Trial at Second Instance
  • Source: SPC Gazette,Issue 9,2019
*尊敬的用户,您好!本篇仅为该案例的英文摘要。北大法宝提供单独的翻译服务,如需整篇翻译,请发邮件至database@chinalawinfo.com,或致电86 (10) 8268-9699进行咨询。
*Dear user, this document contains only a summary of the respective judicial case. To request a full-text translation as an additional service, please contact us at:  + 86 (10) 8268-9699 database@chinalawinfo.com

Fengning Changge Mining Co., Ltd. v. Beijing Railway Bureau (case of dispute over protection of real rights)
(case of dispute over protection of real rights)
丰宁长阁矿业有限公司与北京铁路局物权保护纠纷案
Fengning Changge Mining Co., Ltd. v. Beijing Railway Bureau (case of dispute over protection of real rights) 丰宁长阁矿业有限公司与北京铁路局物权保护纠纷案
【Judgment Abstract】 【裁判摘要】
First, if the construction unit has reached an agreement with the holder of mining rights regarding compensation for overlain minerals and has completed the overlying approval procedures in accordance with relevant laws and regulations, then its acts of overlying minerals are not illegal. As such there is no subjective fault, and therefore no tort has been constituted. The holder of mining rights may be compensated for the losses suffered as a result of the minerals' being overlain according to law. 一、建设单位与矿业权人达成压覆矿产补偿意向,并依照相关法律法规履行了压覆审批手续,则其压覆矿产的行为不具有违法性,主观上亦不存在过错,不构成侵权。矿业权人因矿产被压覆所受损失可以依法得到补偿。
Second, if a construction project overlies minerals due to public interests, the construction unit shall pay the the cost of the amount of resources to the holder of mining rights as a compensation under the market conditions at the time of the overlying, as well as direct losses such as the exploration investment on the overlain mines, investment in the existing mining facilities and relocation of corresponding facilities. 二、建设项目因公共利益压覆矿产的,建设单位应补偿矿业权人被压覆资源储量在压覆时市场条件下所应缴价款,以及所压覆的矿区分担的勘察投资、已建的开采设施投入和搬迁相应设施等直接损失。
Full-text omitted.
哎哟不错哦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7)最高法民终724号
 上诉人(一审原告):丰宁长阁矿业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丁连茂,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岳运生,北京市岳成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志伟,北京市岳成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一审被告):北京铁路局。
 法定代表人:郭竹学,该局局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石喆志,天津天元世通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冬梅,天津天元世通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丰宁长阁矿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阁矿业公司)因与上诉人北京铁路局物权保护纠纷一案,于2014年8月1日向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一审法院)提起诉讼。北京铁路局提出管辖权异议,一审法院于2014年10月10日作出(2014)冀立民初字第9号民事裁定,驳回北京铁路局对本案管辖权提出的异议。北京铁路局不服该裁定提起上诉,本院于2015年3月20日作出(2015)民一终字第64号民事裁定,驳回了北京铁路局的上诉。一审法院于2017年6月27日作出(2014)冀民一初字第9号民事判决。双方当事人均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9月13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四条规定,不公开开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上诉人长阁矿业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岳运生、张志伟,上诉人北京铁路局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石喆志、王冬梅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长阁矿业公司上诉请求:1.改判北京铁路局在一审判决第一项基础上增加赔偿长阁矿业公司3407800元(探矿权损失76637300元+资产损失3407800元+停产停业期间经营费用损失3012035元-北京铁路局已支付的500万元-一审判决的74649335元)及利息损失(以78057135元为基数,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自2011年5月9日起计算至实际履行完毕之日止);2.北京铁路局承担本案的全部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1.一审判决认定北京铁路局不构成侵权错误。北京铁路局并未与长阁矿业公司达成压覆矿产资源补偿协议,《新建张家口至唐山铁路建设项目用地压覆矿产资源调查评估报告》(以下简称《调查评估报告》)不符合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北京铁路局申请压覆矿产资源的程序不合法。北京铁路局已构成侵权,应承担赔偿责任。2.关于探矿权损失,评估机构就矿产品价格、折现率等因素取值低,导致《河北省丰宁县南关乡长阁村梨树沟铁矿普查探矿权评估报告》评估值偏低,但为尽快解决纠纷,避免损失进一步扩大,长阁矿业公司就该部分不再提出上诉。3.关于资产损失,尽管《丰宁长阁矿业有限公司与北京铁路局物权保护纠纷一案资产评估报告》[冀立信评报字(2016)8066号](以下简称《8066号资产评估报告》)评估值偏低,但北京铁路局至少应据此赔偿长阁矿业公司资产损失3407800元。一审判决以根据《张唐铁路(承德段)征占厂矿企事业单位资产登记表》计算得出的《关于丰宁长阁矿业有限公司与北京铁路局物权保护纠纷一案资产评估报告[冀立信评报字(2016)8066号]补充报告》(以下简称《8066号资产评估补充报告》)作为赔偿依据错误。4.关于停产停业损失,尽管《关于原告长阁矿业有限公司与北京铁路局物权保护纠纷案鉴定报告》鉴定结论数值偏低,未包含长阁矿业公司投入案涉铁矿项目的借贷资金利息,但北京铁路局至少应据此赔偿长阁矿业公司停产停业损失3012035元。一审判决以根据《张唐铁路承德段征地拆迁办法》制作完成的《关于原告丰宁长阁矿业有限公司与北京铁路局物权保护纠纷案鉴定报告(补充说明)》作为赔偿依据错误。长阁矿业公司只认可《张唐铁路承德段征地拆迁办法》是北京铁路局的补偿政策之一,并不认可北京铁路局仅依据该办法进行补偿。另外,一审判决既已认定《协商纪要》合法有效,根据《协商纪要》第一条第四项约定,长阁矿业公司自行委托评估机构对压覆矿产资源所造成的损失进行评估,评估费应由北京铁路局承担。5.关于其他合理经济损失,一审判决酌定利息从长阁矿业公司起诉之日起算,没有法律依据。2011年5月9日,北京铁路局正式通知长阁矿业公司停止经营,当时就应一次性赔偿长阁矿业公司损失,利息亦应自此时起计算。后长阁矿业公司在本院二审期间当庭将其上诉请求修改为:1.改判北京铁路局在一审判决第一项基础上增加赔偿长阁矿业公司利息损失,暂计算至2017年11月30日,增加数额为16800143.89元(以一审已判决的74649335元为基数,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自2011年5月9日起计算至实际履行完毕之日止,减去一审判决已支持利息12953629.53元);2.北京铁路局承担本案的全部诉讼费用。
 北京铁路局辩称:1.张家口至唐山铁路(以下简称张唐铁路)项目取得行政主管部门允许压覆矿产资源的批复,手续齐全、合法合规,一审判决认定北京铁路局不构成侵权正确。2.长阁矿业公司无偿取得矿业权,其关于探矿权损失的诉讼请求不应得到支持。3.长阁矿业公司仅享有探矿权,未取得采矿权,不享有开采、利用并取得矿产资源的权利,故其关于资产损失、停产停业损失的诉讼请求不应得到支持。4.本案系物权占有保护纠纷,且长阁矿业公司至今未获补偿的原因并非北京铁路局造成,而是其不认可补偿价款,未与承德市铁路工程建设指挥部(以下简称承德市铁指)达成补偿协议导致,故其关于利息的主张不应得到支持。综上,长阁矿业公司的上诉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予以驳回。
 北京铁路局上诉请求:1.依法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驳回长阁矿业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2.本案全部诉讼费用由长阁矿业公司承担。事实和理由:1.北京铁路局并非本案适格被告。一审法院已认定本案属于征收征用补偿纠纷,北京铁路局不构成侵权。北京铁路局与长阁矿业公司并未达成任何补偿协议,双方之间的争议也不是合同纠纷,不能依据委托合同关系认定北京铁路局是本案适格被告。蒙冀铁路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蒙冀公司)作为张唐铁路项目的投资建设单位、资产产权人、资产受益者和压覆矿产资源补偿费用的最终承担者,应当对长阁矿业公司承担补偿责任。2.不应补偿探矿权损失。长阁矿业公司至今未向国家缴纳案涉梨树沟铁矿探矿权使用费和探矿权价款,系无偿取得探矿权,不应予以补偿。即使补偿,也应以河北省兰德矿业权评估咨询有限公司出具的评估报告作为补偿依据。一审法院不能仅因双方当事人之间未能成功协商探矿权补偿费用,就简单地认定法院委托的河北矿业资产评估有限公司作出的鉴定意见可以作为判决依据。况且,折现现金流量法不适用于本案压覆矿产资源补偿情形。3.不应补偿资产损失。长阁矿业公司仅对案涉梨树沟铁矿享有探矿权,不享有采矿权,选矿厂、尾矿库等资产与探矿工作无必然关联,且选矿厂、尾矿库距梨树沟铁矿矿区6公里之远,不在张唐铁路项目征地拆迁范围内,也不在长阁矿业公司探矿区内,不属于征地拆迁对象。长阁矿业公司亦非选矿厂、尾矿库等资产的合法产权人。一审法院不能仅依据丰宁地方铁路建设拆迁办公室(以下简称丰宁拆迁办)与长阁矿业公司签署的《协商纪要》以及承德燕峰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出具的《资产评估报告书》就认定北京铁路局应补偿长阁矿业公司选矿厂、尾矿库等资产损失。4.张唐铁路项目的建设并不必然导致长阁矿业公司诉请的选矿厂和尾矿库无法经营,因此不应补偿停产停业损失。5.不应补偿利息损失。在2014年8月1日本案立案后,丰宁拆迁办已按照相关法律法规规定和张唐铁路项目铁路中心线两侧各360米压矿范围的评估结果向长阁矿业公司足额支付全部补偿费用500万元。2015年1月7日,河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发布《关于张唐铁路压覆矿评估补偿工作的通知》,导致张唐铁路项目压覆矿产资源范围扩大,补偿费用巨额增加,这并非北京铁路局的单方过错,而是双方就补偿范围及补偿金额不能协商一致导致,相应利息不应由北京铁路局承担。一审法院判决北京铁路局向长阁矿业公司支付自2014年8月1日起的利息,于法无据。综上,案涉争议属于补偿范畴,并非侵权赔偿,更非合同纠纷。北京铁路局作为张唐铁路项目的代建单位,不应向长阁矿业公司承担补偿责任。本案应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以及国土资发[2010]137号《关于进一步做好建设项目压覆重要矿产资源审批管理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国土资源部137号文)的规定,对长阁矿业公司在当前市场条件下被压覆矿产资源所应缴纳的价款等实际损失进行补偿,而不是按照市场买卖评估方式对探矿权价值等包含预期利益的损失进行赔偿。张唐铁路项目作为原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批准的国家重点铁路建设项目,在压覆矿产资源补偿评估过程中所依据的法律法规和采用的评估方法,在京津冀地区铁路乃至全国铁路建设过程中均相同。本案如果按照矿业权市场价值评估结果判决赔偿探矿权损失,势必造成张唐铁路项目中已补偿矿业权人的不安和抗议,甚至会产生广泛的负面示范效应,造成严重的社会影响。
 长阁矿业公司辩称:1.长阁矿业公司是案涉铁矿的合法探矿权人,对案涉铁矿享有占有、使用和收益的权利。张唐铁路已经建成并开通运行,北京铁路局客观上压覆了案涉铁矿,侵害了长阁矿业公司的探矿权。一审判决确认北京铁路局是本案适格被告正确。2.一审法院委托专业机构就探矿权损失、资产损失、停产停业损失等进行了评估,于法有据,北京铁路局应当按照一审判决的项目和金额赔偿。3.北京铁路局要求长阁矿业公司停止经营的时间是2011年5月9日,北京铁路局应自该日起支付利息。4.非国有企业财产权亦应得到平等、公平的保护。综上,北京铁路局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请求予以驳回。
 长阁矿业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北京铁路局赔偿长阁矿业公司探矿权损失115913500元;停产停业期间经营费用损失31620413元(已扣除北京铁路局于2014年9月5日支付的300万元和2014年10月11日支付的200万元);选矿厂资产损失5288258元、封闭尾矿库所需费用800万元、道路修建损失200万元;其他合理经济损失(以探矿权损失、资产损失、道路修建损失共计123201758元为本金,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自2011年5月9日起算,直至全部付清之日止的利息)。以上四项合计200001000元。2.判令北京铁路局承担本案的全部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认定案件事实如下:
 1.关于北京铁路局是否为本案适格被告的相关事实。2010年10月30日,案外人蒙冀公司作为委托方与北京铁路局签订《新建张家口至唐山铁路委托代建协议书》一份,委托代建的内容是:新建张唐铁路全部建设管理工作。2010年11月10日,北京铁路局机构编制委员会下发《关于成立张家口至唐山铁路工程建设指挥部的通知》,据此成立了北京铁路局张家口至唐山铁路工程建设指挥部(以下简称张唐指挥部),具体负责张唐铁路项目的建设管理工作。2013年2月5日、2014年9月1日,张唐指挥部与承德市铁指先后签订《新建张家口至唐山铁路(承德段)工程压矿补偿实施协议》和《新建张家口至唐山铁路(承德段)工程征地拆迁框架协议(四)》,约定张唐指挥部委托承德市铁指具体负责实施张唐铁路项目承德地区的压覆矿产资源评估及补偿工作。在张唐铁路项目拆迁补偿工作实施过程中,承德市铁指下设的丰宁拆迁办就压覆案涉梨树沟铁矿补偿事宜与长阁矿业公司进行过协商,并于2014年5月27日形成《协商纪要》,确认了双方认可的压覆事实、无争议的补偿项目和主要分歧。2014年9月4日,丰宁拆迁办与长阁矿业公司签订《协议书》,约定丰宁拆迁办代北京铁路局预付压覆矿产资源补偿款500万元,根据法院判决结果多退少补,该500万元补偿款已实际给付。另,在项目建设过程中,北京铁路局曾向承德市人民政府致函,反映张唐铁路项目拆迁工作中遇到的主要问题,请求协助解决。
 2.关于北京铁路局是否存在侵权行为的相关事实。2009年9月9日,河北省国土资源厅针对蒙冀公司提交的《调查评估报告》出具冀国土资储评[2009]119号《评审意见书》,结论是同意该报告通过评审,可以作为建设项目申请压覆矿产资源审批的依据。2009年9月23日,河北省国土资源厅对蒙冀公司提出的张唐铁路建设用地压覆矿产资源的申请,作出《关于“新建张家口至唐山铁路建设项目"压覆矿产资源的批复》,同意该建设项目范围内压覆已查明的重要矿产煤矿(2S21)70.88万吨,铁矿(121B)14.76万吨,铜(金属量)(333)1979吨及部分建材非金属矿,建议建设单位处理好与矿业权人的利益补偿关系,并按规定做好压覆矿产资源的储量登记。因双方就探矿权损失评估范围和探矿权赔偿范围等问题存在重大分歧,一直未能签署正式的压覆补偿协议,由此发生诉讼。
 3.关于应赔偿(补偿)项目的相关事实。2013年6月3日,丰宁拆迁办向承德市铁指提交了《关于对丰宁吉源矿业有限公司和丰宁长阁矿业有限公司铁选厂给予补偿的报告》,该报告提及:“长阁矿业公司于2003年经丰宁满族自治县经济贸易局批准,投资500万元建设铁选厂。2009年长阁矿业公司已具备办理探矿权转采矿权的条件,在办理过程中,因修建张唐铁路压覆采区被迫终止,建议建设单位尊重事实,对选矿厂资产给予合理补偿。"2013年6月28日,经项目指挥部、县指挥部、乡镇政府、村委会、产权人、建设单位、设计单位、施工单位、监理单位代表和现场登录人十方见证并签字,对长阁矿业公司选矿厂资产进行了清点和登记,形成《张唐铁路(承德段)征占厂矿企事业单位资产登记表》。根据2014年5月27日丰宁拆迁办与长阁矿业公司签订的《协商纪要》,双方同意的赔偿项目包括探矿权价值和固定资产投入、尾矿库建库闭库损失、停产停业等损失(赔偿具体数额以具有相应评估资质的评估机构作出的评估报告为准),存在的分歧一是探矿权损失评估范围,是铁路中心线360米内还是全部被压覆矿区;二是探矿权价值评估的标准,是国土资源部137号文,还是《中国矿业权评估准则》。另,关于第一个分歧点,诉讼中,北京铁路局表示,因2015年河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发布了《关于张唐铁路压覆矿评估补偿工作的通知》,故同意长阁矿业公司主张的铁路中心线1000米的评估范围。2014年4月10日,承德燕峰资产评估有限公司根据承德市铁指的委托,针对长阁矿业公司选矿厂的资产公允值出具《资产评估报告书》,结论是以2011年1月6日为基准日,长阁矿业公司被拆迁的资产价值为1983100元。2014年8月1日本案诉讼发生后,长阁矿业公司主张因探矿权被压覆,北京铁路局应赔偿的侵权损失包括探矿权损失、资产损失和停产停业损失。北京铁路局则主张,其不存在侵权行为,即使承担责任,也应该是因探矿权被国家征收所承担的补偿责任。同时,长阁矿业公司拥有的是探矿权,被实际压覆的也仅是探矿权采区,故赔偿项目仅应涉及探矿权损失补偿。2014年9月3日,丰宁拆迁办作出《会议纪要》,主要内容是因长阁矿业公司阻工事件,决定先预付长阁矿业公司梨树沟铁矿补偿款500万元(其中停产损失400万元,办证费加评估费100万元),最终补偿金额以法院判决为准,多退少补。
 ......

Dear visitor, you are attempting to view a subscription-based section of lawinfochina.com. If you are already a subscriber, please login to enjoy access to our databases. If you are not a subscriber, you can pay for a document through Online Pay and read it immediately after payment.
An entity user can apply for a trial account or contact us for your purchase.
Tel: +86 (10) 82689699, +86 (10) 82668266 ext. 153
Mobile: +86 13311570712
Fax: +86 (10) 82668268
E-mail: database@chinalawinfo.com

 
您好:您现在要进入的是北大法律英文网会员专区。
如您是我们英文用户可直接 登录,进入会员专区查询您所需要的信息;如您还不是我们 的英文用户;您可通过网上支付进行单篇购买,支付成功后即可立即查看本篇内容;
单位用户可申请试用或者来电咨询购买。
Tel: +86 (10) 82689699, +86 (10) 82668266 ext. 153
Mobile: +86 13311570712
Fax: +86 (10) 82668268
E-mail:database@chinalawinfo.com
     
     
Scan QR Code and Read on Mobile
【法宝引证码】        北大法宝en.pkulaw.cn
Message: Please kindly comment on the present translation.
 
Confirmation Code:
Click image to reset code
 
  Translations are by lawinfochina.com, and we retain exclusive copyright over content found on our website except for content we publish as authorized by respective copyright owners or content that is publicly available from government sources.

Due to differences in language, legal systems, and culture, English translations of Chinese law are for reference purposes only. Please use the official Chinese-language versions as the final authority. Lawinfochina.com and its staff will not be directly or indirectly liable for use of materials found on this website.

We welcome your comments and suggestions, which assist us in continuing to improve the quality of our materials as we dynamically expand content.
 
Home | About us | Disclaimer |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