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河南大学, You have logged in.
Logout History Contact us  
Font Size:  A A A Search “Fabao” Window English 中文 = 简体  繁体
  Favorite   DownLoad   Print
 
Tongji University v. Trademark Appeal Board of the State Administration of Industry & Commerce (appeal of trademark administrative dispute)
同济大学与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商标争议行政纠纷上诉案
【法宝引证码】
*尊敬的用户,您好!本篇仅为该案例的英文摘要。北大法宝提供单独的翻译服务,如需整篇翻译,请发邮件至database@chinalawinfo.com,或致电86 (10) 8268-9699进行咨询。
*Dear user, this document contains only a summary of the respective judicial case. To request a full-text translation as an additional service, please contact us at:  + 86 (10) 8268-9699 database@chinalawinfo.com

Tongji University v. Trademark Appeal Board of the State Administration of Industry & Commerce (appeal of trademark administrative dispute)
(appeal of trademark administrative dispute)
同济大学与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商标争议行政纠纷上诉案
[Key Terms]
registered trademark ; well-known trademark ; revoke
[核心术语]
注册商标;驰名商标;撤销
[Disputed Issues]
Where a person registers the non-registered well-known trademark of others, may the Trademark Office revoke the registration pursuant to Article 41, Paragraph 1 of the Trademark Law?
[争议焦点]
1.行为人注册他人未注册的驰名商标的,商标局是否可以根据《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的规定予以撤销?
[Case Summary]
Under Article 41, Paragraph 1 of the Trademark Law, where a registered trademark is in violation of Articles 10, 11 and 21 of the Trademark Law, or where its registration is obtained by deception or other improper means, the registered trademark shall be revoked by Trademark Office; and other entities or individuals may request the Trademark Appeal Board to make a ruling to revoke such a registered trademark. However, Articles 10, 11 and 21 of the Trademark Law are provisions regarding words, images, marks, and product properties that are prohibited to be used as trademarks. Thus, these clauses target acts that damage public order or the public interest, or acts that obstruct the order of trademark registration and administration, and are absolute grounds for revoking trademark registration. In contrast, where a person registers the non-registered well-known trademark of others, there is only infringement on the rights of a specific civil subject, and there is no infringement regarding public order, the public interest, and the order of trademark registration and administration; and, hence, the Trademark Office may not revoke the trademark pursuant to Article 41, Paragraph 1 of the Trademark Law.
[案例要旨]
我国《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规定,已经注册的商标,违反本法第十条、第十一条、第十二条规定的,或者是以欺骗手段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的,由商标局撤销该注册商标;其他单位或者个人可以请求商标评审委员会裁定撤销该注册商标。而《商标法》第十条、第十一条、第十二条是关于禁止作为商标使用的文字、图形、标志、商品性状的规定。由此可见,该条款针对的是损害公共秩序或者公共利益,或妨碍商标注册管理秩序的行为,是撤销商标注册的绝对事由。而行为人注册他人未注册的驰名商标的,仅仅侵犯了特定民事主体的权益,并未侵犯公共秩序、公共利益以及商标注册管理秩序,所以,商标局不可以根据《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的规定予以撤销。

[Full Text]人丑就要多读书@#
Omitted你怀了我的猴子

 

[正文]@#

同济大学与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商标争议行政纠纷上诉案

@#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
(2012)高行终字第703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同济大学。@#
  法定代表人裴钢,校长。@#
  委托代理人刘晓海。@#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
  法定代表人何训班,主任。@#
  委托代理人苗贵娟,该委员会审查员。@#
  原审第三人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
  法定代表人陈安民,院长。@#
  委托代理人但炼。@#
  上诉人同济大学因商标争议行政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0)一中知行初字第781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2012年3月27日受理本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2年5月22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同济大学的委托代理人刘晓海,原审第三人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简称同济医院)的委托代理人但炼到庭参加了诉讼。被上诉人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经本院合法传票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进行缺席审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定,1997年11月28日,同济医科大学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简称商标局)提出第1241983号“同济”商标(简称争议商标)的注册申请,于1999年1月21日被核准注册,后经核准转让于同济医院。2004年3月11日,同济大学针对争议商标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撤销注册申请。2009年8月10日,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商评字[2009]第21211号《关于第1241983号“同济”商标争议裁定书》(简称第21211号裁定),裁定争议商标予以维持。@#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为,由查明的事实可知,同济医科大学作为高等院校,其在“学校(教育)”等服务上将其学校名称中的字号部分注册成为争议商标,具有合理理由,因此同济大学认为争议商标的注册具有恶意,因而本案所涉争议申请不受五年争议期限限制的主张缺乏依据,不予支持。同济大学并未举证证明争议商标的注册属于损害公共秩序或者公共利益,或是妨碍商标注册管理秩序的行为,故争议商标的注册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规定的情形。@#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维持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的第21211号裁定。@#
  同济大学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及第21211号裁定,由商标评审委员会重新作出裁定。其上诉理由是:1、根据我国相关公众的认知习惯,“同济”从全国范围看,通常会想到同济大学,而不是同济医科大学,故在明知“同济”构成同济大学未注册驰名商标的情况下,争议商标的注册行为不当,存在明显“恶意”,违背诚信及社会公德;2、争议商标属于恶意抢注同济大学未注册的驰名商标,意图在相关公众中将已形成对“同济”的认知据为己有,造成相关公众混淆的情形,本质是扰乱市场经济秩序,不利于公众利益,已经构成了《商标法》四十一条第一款的规定。@#
  商标评审委员会、同济医院服从一审判决。@#
  经审理查明,1997年11月28日,同济医科大学向商标局提出第1241983号“同济”商标(即争议商标,见下图)的注册申请,经审查,该商标于1999年1月21日被核准注册,核定使用在第41类学校(教育),函授课程,培训、教育信息、教育、讲课、书籍出版、教育考核、组织和安排会议、组织和安排学术讨论会服务上。后经核准转让至同济医院名下。经续展注册,争议商标专用权期限至2019年1月20日。@#
  争议商标(略)@#
  2004年3月11日,同济大学针对争议商标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商标争议裁定申请,请求撤销争议商标,其主要理由为:同济大学历史悠久,是国家重点大学,“同济”两字是归同济大学所有的驰名商标,争议商标原所有人同济医科大学是同济大学的二级学院,同济医院是上海同济大学医学院与武汉大学医学院合并组成,使用“同济”两字的时间很短,后同济医院几经合并,现在同济医院与同济大学已没有任何联系。“同济”的知名度和经济价值主要源于同济大学,由于同济医院与同济大学之间的历史渊源,人们经常将其混淆在一起,同济医院在不从事教育行业的情况下,在第41类教育类服务上注册“同济”商标,显然属于恶意抢注。根据《商标法》十三条、第三十一条谁敢欺负我的人和第四十一条第一款的规定,请求撤销争议商标注册。@#
  同济大学提交了相关证据用以证明其“同济”商标的知名度,其中产生时间早于争议商标申请日的证据如下:@#
  证据1:同济大学自行制作的同济杰出人才情况,共三页(复审证据第68页至70页);@#
  证据2:同济大学在建筑、规划、工程等方面的部分成就成果照片,共四页(复审证据第171页至174页),但在上述证据中并无明确时间显示,亦无法直接看出与同济大学的关系;@#
  证据3:国家领导人及社会名流访问同济大学的交流照片,共十一页(复审证据第218页至228页),但在上述照片中并无明确时间显示;@#
  证据4:国家领导人及社会名流的题词,共十六页(复审证据第229页至245页)。@#
  同济大学认为以下有关争议商标的媒体报道可以佐证争议商标注册人的恶意,“之所以一年多后才将此消息公之于众,同济医院有关负责人称,主要是牵扯到与上海同济大学的关系,需要较长的时间协调”。@#
  同济医院答辩的主要理由为:一、同济医院是一所综合性教学医院,该医院始建于1900年,原名同济医院。同济医院是“同济”商标的合法拥有人,同济大学在争议商标申请公告期内无异议,在争议商标生效之日起五年内也无任何异议,可视为对同济医院是争议商标合法拥有人的一种认可。二、同济医院在历史上最早使用“同济”商标,是该商标的真正拥有人。三、同济大学的“同济”商标并不是驰名商标。四、争议商标并非是复制、摹仿或翻译他人商标,更非恶意抢注。争议商标最初由同济医科大学注册,同济医科大学与同济医院均从事医学教育,且具有悠久的教学历史。五、争议商标在相关群体中广为知晓并享有较高声誉,国内外驰名。综上,请求维持争议商标注册并认定同济医院的“同济”商标为驰名商标。@#
  同济医院为证明其有权使用“同济”名称,提交了相关证据,其中包括:@#
  1、《关于同济医院迁汉合约》,该合约中载明,“根据第四次同济医学院迁校指导小组会议讨论结果。关于同济医学院迁汉问题互相协议如下:一、为符合同济医学院迁校目的,照顾中南区医学教学需要,原则上同济医院全部迁汉。同时照顾上海市劳动人民及公费医疗的需要……”。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同济大学并无异议。@#
  2、卫生部1953年7月3日的文件,其中载明“关于原同济医学院之教学医院上海同济医院迁移汉口市,提出两点意见:一、同济医院迁移时,原则上应将教学及医疗方面所必需的器材、设备等一并迁往汉口。一般非必要者可留于原址……”。对于该文件,卫生部的意见为“同意”。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同济大学并无异议。@#
  另查,上述证据中所称的“同济医学院”为争议商标原注册人同济医科大学的前身,其原隶属于同济大学。1955年更名为武汉医学院。1985年经卫生部批准,武汉医学院更名为同济医科大学。@#
  2009年8月10日,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第21211号裁定,认定:@#
  一、《商标法》四十一条第二款规定,已经注册的商标,违反本法第十三条规定的,自商标注册之日起五年内,商标所有人或者利害关系人可以请求商标评审委员会裁定撤销该注册商标,对恶意注册的,驰名商标所有人不受五年的时间限制。本案中,争议商标的注册日为1999年1月21日,同济大学于2004年3月11日对争议商标提出撤销申请,已超出前述的五年时间。故同济大学除应当举证证明在争议商标提出注册申请前“同济”在学校(教育)服务上已达到驰名商标的知名程度外,还应举证证明争议商标的注册系出于恶意。就同济大学的知名度,同济大学提交了学校规模、学术活动、学校影响、知名度调查等证据。上述证据显示同济大学拥有较长历史,“同济”在学校(教育)服务上具有较高知名度。但是,双方当事人对相关历史的追述和在案证据亦显示,“同济”二字最早源于德国医生创办于1900年的“同济医院”,后在此基础上1907年创办“上海德文医学堂”,1908年改名为“同济德文医学堂”,1912年增设工科,改名“同济医工学堂”,1927年改名为“国立同济大学”。1950-1951年同济大学医学院及附属同济医院整体迁往武汉,与武汉大学医学院合并,命名为“中南同济医学院”,由中南军政委员会卫生部主管。1955年更名为武汉医学院。1985年经卫生部批准,武汉医学院更名为同济医科大学(争议商标原注册人)。由此可见,争议商标原注册人同济医科大学使用“同济”名称具有历史承袭关系。虽然如同济大学所称同济医科大学在1955年到1985年之间有30年时间未使用“同济”名称,但其已于1985年在卫生部批准后恢复使用“同济”名称,并在医学教育领域中获得了一系列重大科学成就,在此情况下,其在相关的教育等服务上进行商标注册,难谓其出于借用同济大学较高声誉的恶意。同济大学关于现注册人同济医院不具有教育部认可的办学主体资格,无法从事教育工作的理由,因不属于争议商标申请是否具有恶意的判定依据,商标评审委员会不予评述。同济大学仅凭其提交的证据9关于“同济”成为注册商标的报道中称“之所以一年多后才将此消息公之于众,同济医院有关负责人称,主要是牵扯到与上海同济大学的关系,需要较长的时间协调”,尚不足以证明争议商标注册人注册争议商标具有恶意。综上,同济大学以争议商标违反《商标法》十三条第一款规定为由要求撤销争议商标的请求商标评审委员会不予支持。@#
  二、《商标法》四十一条第二款规定,已经注册的商标,违反本法第三十一条规定的,自商标注册之日起五年内,商标所有人或者利害关系人可以请求商标评审委员会裁定撤销该注册商标,如上所述,同济大学对争议商标提出撤销申请已超出五年时间,故同济大学以争议商标违反《商标法》三十一条规定为由要求撤销争议商标的请求商标评审委员会不予支持。@#
  三、《商标法》四十一条第一款“以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的”是指基于不正当竞争、牟取非法利益的目的,恶意进行注册的行为。基于不正当竞争恶意注册的行为指在《商标法》快醒醒开学了十三条、第十五条、第三十一条等条款规定之外的违反诚实信用原则将他人使用在先商标进行注册的情形,如前所述,同济大学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争议商标注册人注册争议商标具有恶意。因此,同济大学该项主张商标评审委员会不予支持。@#
  综上,同济大学所提撤销理由不成立。依据《商标法》四十三条,商标评审委员会裁定如下:争议商标予以维持。@#
  上述事实有第21211号裁定、争议商标的商标档案、双方当事人提交的证据及当事人陈述等证据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商标法》四十一条第一款规定,已经注册的商标,违反本法第十条、第十一条、第十二条规定的,或者是以欺骗手段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的,由商标局撤销该注册商标;其他单位或者个人可以请求商标评审委员会裁定撤销该注册商标。该条款系为撤销商标注册的绝对事由,针对的是损害公共秩序或者公共利益,或妨碍商标注册管理秩序的行为。本案中,同济大学所主张争议商标的注册损害了其合法权益,注册他人未注册的驰名商标,系属于对特定民事主体权益的损害,并未涉及公共秩序及公共利益,或是商标注册管理秩序。因此,争议商标的注册未违反《商标法》四十一条第一款的规定。一审判决及第21211号裁定相关认定正确,同济大学此方面的上诉理由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
  《商标法》四十一条第二款规定,已经注册的商标,违反本法第十三条、第十五条、第十六条、第三十一条规定的,自商标注册之日起五年内,商标所有人或者利害关系人可以请求商标评审委员会裁定撤销该注册商标。对恶意注册的,驰名商标所有人不受五年的时间限制。根据涉案的证据,虽能证明同济大学的校名“同济”具有很高知名度,但争议商标的原注册人同济医科大学与同济大学在历史上具有一定关联关系,即使同济医科大学自迁汉后改名为武汉医学院并与同济大学相脱离,但其在1985年经过卫生部批准已再行启用“同济”作为其校名。此种情况下,作为高等院校,同济医科大学在“学校(教育)”等服务上将其学校名称中的字号部分注册成为争议商标,符合客观常理,具有合理理由。虽然同济大学主张,在相关报道中有同济医院有关负责人针对争议商标确有“主要是牵扯到与上海同济大学的关系,需要较长的时间协调”这一表述,此内容仅系对事实的陈述,与争议商标的注册是否存在恶意缺乏关联性,不能证明同济大学的相关主张,故同济大学关于适用《商标法》四十一条第二款撤销争议商标注册的主张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同济大学的上诉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一百元,由同济大学负担(已交纳);二审案件受理费一百元,由同济大学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
                               审 判 长  刘 辉@#
                               代理审判员  周 波@#
                               代理审判员  陶 钧@#
                              二O一二 年 八 月 七 日@#
                               书 记 员  李小英@#
    @#

     
     
Scan QR Code and Read on Mobile
【法宝引证码】        北大法宝en.pkulaw.cn
Message: Please kindly comment on the present translation.
 
Confirmation Code:
Click image to reset code
 
  Translations are by lawinfochina.com, and we retain exclusive copyright over content found on our website except for content we publish as authorized by respective copyright owners or content that is publicly available from government sources.

Due to differences in language, legal systems, and culture, English translations of Chinese law are for reference purposes only. Please use the official Chinese-language versions as the final authority. Lawinfochina.com and its staff will not be directly or indirectly liable for use of materials found on this website.

We welcome your comments and suggestions, which assist us in continuing to improve the quality of our materials as we dynamically expand content.
 
Home | About us | Disclaimer |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