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河南大学, You have logged in.
Logout History Contact us  
Font Size:  A A A Search “Fabao” Window English 中文 = 简体  繁体
  Favorite   DownLoad   Print
 
People v. Qin Zhihui (criminal case of slander and disturbing the peace)
秦志晖诽谤、寻衅滋事案——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寻衅滋事犯罪的司法认定
【法宝引证码】
*尊敬的用户,您好!本篇仅为该案例的英文摘要。北大法宝提供单独的翻译服务,如需整篇翻译,请发邮件至database@chinalawinfo.com,或致电86 (10) 8268-9699进行咨询。
*Dear user, this document contains only a summary of the respective judicial case. To request a full-text translation as an additional service, please contact us at:  + 86 (10) 8268-9699 database@chinalawinfo.com

People v. Qin Zhihui (criminal case of slander and disturbing the peace)
(criminal case of slander and disturbing the peace)
秦志晖诽谤、寻衅滋事案——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寻衅滋事犯罪的司法认定
[Key Terms]
information network ; false information ; crime of defamation ; crime of disturbing the peace
[核心术语]
信息网络;虚假信息;诽谤罪;寻衅滋事罪
[Disputed Issues]

Where any person fabricates and spreads false information causing damage to a certain person's reputation and seriously disturbs the peace, under what crime is the person to be convicted?
[争议焦点]
行为人编造、散布虚假信息,给特定自然人名誉造成损害,并导致社会公共秩序严重混乱的,应当如何定罪?
[Case Summary]

Under Article 1 and Paragraph 2, Article 5 of the Interpretaion of the Supreme People's Court and the Supreme People's Procuratorate on Several Issues concerning the Specific Application of Law in the Handling of Defamation through Information Networks and Other Criminal Cases, whoever fabricates facts that damage another person's reputation and spreads such fabrications on an information network shall be convicted of and punished for the crime of defamation; whoever speads false information on an information network shall, if serious disorder of a public place has been caused, be convicted of the crime of disturbing the peace. Any person who fabricates and spreads false information causing damage to a certain person's reputation and seriously disturbs the public order commits both the crime of defamation and the crime of disturbing the peace. Therefore, the said acts shall be subject to the joinder of penalties for multiple crimes.
[案例要旨]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和第五条第二款的规定,行为人捏造损害他人名誉的事实,在信息网络上散布,应构成诽谤罪;而在信息网络上散布虚假信息,造成公共秩序严重混乱的,应以寻衅滋事罪论处。行为人编造、散布虚假信息,给特定自然人名誉造成损害,并导致社会公共秩序严重混乱的,分别构成了诽谤罪和寻衅滋事罪。因此,应当以诽谤罪和寻衅滋事罪数罪并罚。

Full-text omitted.

 

秦志晖诽谤、寻衅滋事案

 ——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寻衅滋事犯罪的司法认定

 关键词:诽谤罪;寻衅滋事罪;信息网络;公诉
 【裁判要点】
 被告人利用信息网络捏造事实诽谤他人,包括“捏造并散布”“篡改并散布”“明知虚假事实而散布”三种行为方式,同一诽谤信息被转发次数达到500次以上的,系情节严重,构成诽谤罪。诽谤多人,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应适用公诉程序追究被告人的刑事责任。诽谤多人,并不要求诽谤其中每一人的行为均单独构成诽谤罪。被告人编造虚假信息,在信息网络上散布,起哄闹事,造成公共秩序严重混乱的,构成寻衅滋事罪。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条以暴力或者其他方法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实诽谤他人,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前款罪,告诉的才处理,但是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的除外。
 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四)项有下列寻衅滋事行为之一,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
 (四)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二百四十六条第一款规定的“捏造事实诽谤他人”:
 (一)捏造损害他人名誉的事实,在信息网络上散布,或者组织、指使人员在信息网络上散布的;
 (二)将信息网络上涉及他人的原始信息内容篡改为损害他人名誉的事实,在信息网络上散布,或者组织、指使人员在信息网络上散布的;
 明知是捏造的损害他人名誉的事实,在信息网络上散布,情节恶劣的,以“捏造事实诽谤他人”论。
 第二条 利用信息网络诽谤他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二百四十六条第一款规定的“情节严重”:
 (一)同一诽谤信息实际被点击、浏览次数达到五千次以上,或者被转发次数达到五百次以上的;
 (二)造成被害人或者其近亲属精神失常、自残、自杀等严重后果的;
 (三)二年内曾因诽谤受过行政处罚,又诽谤他人的;
 (四)其他情节严重的情形。
 第三条 利用信息网络诽谤他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二百四十六条第二款规定的“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
 (一)引发群体性事件的;
 (二)引发公共秩序混乱的;
 (三)引发民族、宗教冲突的;
 (四)诽谤多人,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
 (五)损害国家形象,严重危害国家利益的;
 (六)造成恶劣国际影响的;
 (七)其他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的情形。
 第四条 一年内多次实施利用信息网络诽谤他人行为未经处理,诽谤信息实际被点击、浏览、转发次数累计计算构成犯罪的,应当依法定罪处罚。
 第五条 第二款编造虚假信息,或者明知是编造的虚假信息,在信息网络上散布,或者组织、指使人员在信息网络上散布,起哄闹事,造成公共秩序严重混乱的,依照刑法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四)项的规定,以寻衅滋事罪定罪处罚。
 【案件索引】
 一审: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2013)朝刑初字第2584号(2014年4月17日)
 【基本案情】
 公诉机关: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秦志晖。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于2013年9月18日被逮捕。
 辩护人:孙晓洋,北京市鑫泰洋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张力明,北京市鑫泰洋律师事务所律师
 公诉机关指控:
 一、诽谤罪
 被告人秦志晖于2012年12月至2013年8月间,分别使用“东土秦火火”“淮上秦火火”“江淮秦火火”和“炎黄秦火火”等新浪微博账户捏造损害罗援、杨澜、兰和、张海迪等人名誉的事实在信息网络上散布,引发大量网民转发和负面评论。
 二、寻衅滋事罪
 被告人秦志晖于2011年8月20日,为了自我炒作、引起网络舆论关注、提升个人知名度,使用名为“中国秦火火_f92”的新浪微博账户编造、散布虚假信息攻击原铁道部,引发大量网民转发和负面评论。
 被告人秦志晖作案后于2013年8月19日被公安机关查获归案。
 公诉机关就上述指控向法院移送了被害人陈述、证人证言、书证及被告人供述等证据,认为被告人秦志晖捏造损害他人名誉的事实在信息网络上散布,造成恶劣社会影响,严重危害社会秩序;编造虚假信息在信息网络上散布,起哄闹事,造成公共秩序严重混乱,其行为已构成诽谤罪、寻衅滋事罪,提请法院依法判处。
 被告人秦志晖对公诉机关的指控未提出异议。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为:(1)起诉书指控诽谤杨澜、兰和的博文系由秦志晖所发布的证据不足;秦志晖的行为既不属于捏造、篡改事实并散布,也不属于明知是捏造的事实而散布;本案诽谤部分不属于公诉案件。(2)起诉书指控涉及攻击原铁道部的博文系由秦志晖所发布的证据不足;秦志晖的行为不属于编造虚假信息并散布,也不属于明知是编造的虚假信息并散布;认定秦志晖的行为造成公共秩序严重混乱的依据不足。(3)即使秦志晖的行为构成犯罪,也不应对诽谤和寻衅滋事的事实分别予以法律评价,而应以一罪处理,且其具有认罪悔罪表现,建议对其从轻处罚。
 法院经审理查明:
 一、诽谤的事实
 1.被告人秦志晖明知罗援(男,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系军人,于2013年2月25日使用昵称为“东土秦火火”的新浪微博账户(UID号:3198027857)捏造“罗援之兄罗抗在德国西门子公司任职”的事实,无端质疑罗援及其家人搞“利益交换关系”,并在信息网络上散布。该信息被转发2500余次,引发大量网民对罗援的负面评价。
 2.被告人秦志晖明知“杨澜(女,阳光媒体集团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向希望工程虚假捐赠”系捏造的事实,于2013年7月15日使用昵称为“淮上秦火火”的新浪微博账户(UID号:3621506850)在信息网络上散布。该信息被转发700余次,引发大量网民对杨澜的负面评价。
 3.被告人秦志晖在信息网络上看到了“兰和(男,35岁)被老女人包养”的不实信息后,将上述信息篡改为“兰和被老女人周某某包养”,并于2013年7月至8月间使用昵称为“3662708323_307”的新浪微博账户(UID 号:3662708323,昵称又曾为“江淮秦火火”)多次在信息网络上散布。该信息累计被转发900余次,引发大量网民对兰和的负面评价。
 4.被告人秦志晖于2012年11月27日,使用昵称为“炎黄秦火火”的新浪微博账户(UID号:2930912765)捏造“张海迪(女,中国残疾人联合会主席)具有德国国籍”的事实并散布,后经网友举报,新浪公司判定上述信息为不实信息,张海迪亦于2012年11月28日通过微博发布澄清声明。被告人秦志晖又于2012年12月31日使用“炎黄秦火火”的新浪微博账户再次发布有关上述信息的博文,在短时间内被转发20余次,引发网民对张海迪的负面评价。
 二、寻衅滋事的事实
 2011年7月23日,甬温铁路浙江省温州市相关路段发生特别重大铁路交通事故(即7?23甬温线动车事故)。在事故善后处理期间,被告人秦志晖为了利用热点事件进行自我炒作,提高网络关注度,于2011年8月20日使用昵称为“中国秦火火_192”的新浪微博账户(UID号:1746609413)编造并散布虚假信息,称原铁道部向7·23甬温线动车事故中外籍遇难旅客支付3000万欧元高额赔偿金。该微博被转发11000次,评论3300余次,引发大量网民对国家机关公信力的质疑,原铁道部被迫于当夜辟谣。被告人秦志晖的行为对事故善后工作的开展造成了不良影响。
 【裁判结果】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于2014年4月17日作出(2013)朝刑初字第2584号刑事判决,认定被告人秦志晖犯诽谤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
 一审宣判后,被告人秦志晖未上诉,公诉机关亦未抗诉,本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判决认为:关于辩护人所提被告人秦志晖主观上不明知系虚假信息,客观上亦未实施捏造、编造虚假信息的行为的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秦志晖在信息网络上所发布的涉案微博内容或无中生有,为秦志晖本人捏造、编造;或虚假信息所涉及内容有一定来源,但经秦志晖进行过实质性篡改,以原创的方式发布;或虚假信息虽曾在信息网络上流传,但已经涉案被害人澄清,秦志晖仍然增添内容在信息网络上予以散布。秦志晖作为网络从业人员,对所发信息的真实性不仅没有尽到基本的核实义务,反而一贯捏造、编造虚假事实,足以证明其主观上明知涉案信息的虚假性。秦志晖客观上亦实施了捏造、编造虚假信息的行为,本院在事实、证据认定部分已经分别予以论证。故该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辩护人所提本案梦诽谤事实不属于公诉案件,部分被害人未主动要求司法机关予以追究,公诉机关适用公诉程序追究被告人秦志晖诽谤罪刑事责任法律依据不足的辩护意见。经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条规定,诽谤他人,情节严重的,构成诽谤罪;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的,应适用公诉程序。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第四条的规定,同一诽谤信息被转发次数达到500次以上的,应当认定为上述刑法条款规定的“情节严重”;一年内多次实施利用信息网络诽谤他人行为未经处理,诽谤信息实际被转发次数累计计算构成犯罪的,应当依法定罪处罚。同时,该司法解释第三条规定,具有诽谤多人,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等情形的,应当认定为上述刑法条款规定的“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本案中,秦志晖利用信息网络,分别诽谤罗援、杨澜、兰和、张海迪四名公民,其中关于罗援、杨澜、兰和等三人的诽谤信息被转发次数均达到500次以上,应当认定为“情节严重”;关于张海迪的诽谤信息被转发次数虽然未达到500次,但根据该司法解释第四条的规定,秦志晖系在一年内分别诽谤罗援、杨澜、兰和、张海迪等四人,应对上述诽谤信息的被转发次数累计计算。据此,秦志晖诽谤罗援、杨澜、兰和、张海迪的行为构成诽谤罪,且系诽谤多人并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应当适用公诉程序追究秦志晖所犯诽谤罪的刑事责任。故该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辩护人所提被告人秦志晖发布原铁道部在7?23甬温线动车事故中天价赔偿外籍乘客的虚假信息不足以造成公共秩序严重混乱,公诉机关指控该起行为构成寻衅滋事罪的依据不足的辩护意见。经查,7·23甬温线动车事故为特别重大铁路交通事故,全民关注,秦志晖在该事故善后处理期间,编造政府机关天价赔偿外籍乘客的信息并在网络上散布,起哄闹事,该虚假信息被转发11000次,评论3300余次,不仅造成网络空间的混乱,也在现实社会引发不明真相群众的不满,扰乱了政府机关的善后工作。秦志晖的该起行为足以认定为造成公共秩序严重混乱,符合寻衅滋事罪的构成要件。故该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辩护人所提被告人秦志晖发布涉案微博的主观故意和客观行为并无不同,对其以诽谤罪、寻衅滋事罪实行数罪并罚,将使被告人的同一行为两次承担罪责的辩护意见。经查,诽谤罪、寻衅滋事罪两罪的犯罪构成不同,诽谤罪侵犯的客体是公民的人格和名誉,寻衅滋事罪侵犯的客体是社会秩序,两罪的行为特征不同。本案中,秦志晖捏造损害罗援、杨澜、兰和、张海迪等公民人格、名誉的事实,在信息网络上散布,其行为符合诽谤罪的犯罪构成;而秦志晖在7·23甬温线动车事故发生后,编造政府机关天价赔偿外籍乘客的虚假信息在信息网络上散布,起哄闹事,造成了社会公共秩序的严重混乱,其行为符合寻衅滋事罪的犯罪构成。公诉机关根据不同性质的案件事实,分别认定为诽谤罪、寻衅滋事罪,定性准确,本院予以支持。故该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被告人秦志晖无视国法,在信息网络上捏造事实,诽谤他人,情节严重,且系诽谤多人,造成恶劣社会影响,其行为已构成诽谤罪;被告人秦志晖在重大突发事件期间,在信息网络上编造、散布对国家机关产生不良影响的虚假信息,起哄闹事,造成公共秩序严重混乱,其行为已构成寻衅滋事罪,依法应予以惩处并实行数罪并罚。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秦志晖犯诽谤罪、寻衅滋事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的罪名成立。被告人秦志晖在较长时间段内在信息网络上多次肆意实施违法犯罪行为,根据其所犯诽谤罪、寻衅滋事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及社会危害程度,本应对其酌情予以从重处罚。但鉴于被告人秦志晖归案后能如实供述所犯罪行,认罪悔罪态度较好,对其所犯诽谤罪、寻衅滋事罪均依法予以从轻处罚。故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案例注解】
 一、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犯罪的司法认定
 根据《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条的规定,捏造事实诽谤他人,情节严重的,构成诽谤罪。诽谤罪系告诉才处理的案件,但是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的除外。随着信息网络技术的飞速发展,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的诽谤犯罪时有发生。2013年9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颁布实施。《解释》对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犯罪的司法认定作了明确界定。
 1.关于“捏造事实诽谤他人”的认定
 《解释》对“捏造事实诽谤他人”作了明确界定,具体包括“捏造并散布”“篡改并散布”“明知虚假事实而散布”三种行为方式。“捏造并散布”是指行为人本人捏造损害他人名誉的事实,并亲自在信息网络上散布,或者本人捏造事实后,雇佣他人在信息网络上散布。“篡改并散布”是指用作伪的手段改动或曲解,将原始信息修改为损害他人名誉的事实,并亲自或雇佣他人在信息网络上散布。所谓“篡改”是指“实质性的修改”,一般包括歪曲、放大、渲染等情形。“明知虚假事实而散布”是指明知是捏造的损害他人名誉的事实,在信息网络上散布,情节恶劣的行为。明知作为行为人的主观心态,包括“知道”和“应当知道”两种情形。“知道”意味着诽谤信息的散布者对于其他人捏造的诽谤被害人名誉的事实是确切知道的,双方甚至可能存在事先或者事中通谋的情况。“应当知道”即根据证据推定行为人知道。推定“应当知道”不能主观指证,必须依据各方面的证据材料,综合行为人的身份、职业、生活经历、一贯表现等多方面的因素,全面分析,综合评判。
 本案中,通过微博账户注册IP地址或涉案微博文发布IP地址查询及UID 号码(即新浪网对用户的唯一标识,具有唯一性)比对,并综合秦志晖的供述及微博账户所发布的微博文内容,可以确定涉案微博文均系秦志晖所发布。秦志晖在信息网络上看到罗援之兄罗抗在西门公司任职的信息后,捏造罗援之兄在德国西门子公司任职的事实,无端质疑罗援及其家人搞“利益交换关系”,并在信息网络上散布;秦志晖在信息网络上看到张海迪在德国小住的文章后,捏造张海迪具有德国国籍的事实并在信息网络上散布,并于该信息被新浪公司判定为不实信息以及张海迪作出澄清声明后,仍予以散布。此二者均系无中生有,属于“捏造并散布”。秦志晖在信息网络上看到了“兰和被老女人包养”的不实信息后,在此类信息中加入了周某某的姓名并在信息网络上散布,使得原始信息更具有针对性和欺骗性,已构成对原始信息的实质性修改,属于“篡改并散布”。秦志晖作为网络从业人员,对所发信息的真实性应有基本的核实义务。杨澜向希望工程虚假捐款的不实信息虽然在互联网上曾有流传,但在杨澜及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作出澄清的情况下,被告人秦志晖不仅没有尽到基本的核实义务,反而一贯捏造、编造虚假事实并散布,足以证明其主观上明知涉案信息的虚假性,属于“明知虚假事实而散布”。
 2.关于“情节严重”及“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的认定
 捏造事实诽谤他人,情节严重的,构成诽谤罪。何为情节严重,在《解释》之前没有明确规定。《解释》二条采用列举的方式,从“诽谤信息数量”“危害后果”“主观恶性”三方面对“情节严重”的标准加以具体化。关于“诽谤信息数量标准”,根据《解释》规定,同一诽谤信息实际被点击、浏览次数达到5000次以上,或者被转发次数达到500次以上的,应当认定为诽谤行为情节严重;一年内多次实施利用信息网络诽谤他人行为未经处理,诽谤信息实际被转发次数累计计算构成犯罪的,应当依法定罪处罚。关于“危害后果标准”,根据《解释》规定,造成被害人或者其近亲属精神失常、自残、自杀等严重后果的,应当认定为诽谤行为情节严重。关于“主观恶性标准”,根据《解释》规定,二年内曾因诽谤受到行政处罚,又诽谤他人的,应当认定为诽谤行为情节严重。
 诽谤罪除“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的”情形外,属于“告诉才处理”的案件。《解释》列举了七种“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的情形,分别为:引发群体性事件的;引发公共秩序混乱的;引发民族、宗教冲突的;诽谤多人,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损害国家形象,严重危害国家利益的;造成恶劣国际影响的;其他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的情形。
 本案适用公诉程序,援引的是《解释》中“诽谤多人,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条款。但“诽谤多人,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具体含义,仍存在争议。一种意见认为,“诽谤多人,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前提是所诽谤每一人的行为均要达到定罪标准,然后才能考虑公诉标准的问题。以诽谤三人为例,要求诽谤每一人的行为均构成诽谤罪,然后才能适用公诉程序。如果诽谤三人中涉及某一人的诽谤行为达不到诽谤罪的定罪标准,则不属于诽谤多人,不能适用公诉程序。另一种意见认为,公诉标准与定罪标准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公诉标准中的“诽谤多人”并不要求诽谤每一人的行为均要达到定罪标准,只要诽谤其中一人的行为达到定罪标准,在此基础上,再有诽谤其他两人的行为即可公诉。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理由为:诽谤罪的定罪标准与公诉标准虽有一定的联系,但二者所承担的法律功能不同,具有不同的内涵。定罪标准解决的是某行为是否构成犯罪的问题,公诉标准解决的是某行为能否按照公诉案件处理的问题。从逻辑结构上看,适用公诉程序追究被告人刑事责任的前提是其行为构成了诽谤罪,即要达到定罪标准。如果行为人的诽谤行为尚不构成犯罪,自然不能适用公诉程序。但是,诽谤多人作为公诉案件的适用标准,应整体考量,即诽谤多人的行为在整体上达到定罪标准即可,并不要求诽谤每一人的行为均单独构成诽谤罪。
 本案中,秦志晖利用信息网络,分别诽谤罗援、杨澜、兰和、张海迪四人,其中关于罗援、杨澜、兰和等三人的诽谤信息被转发次数均达到500次以上,应当认定为“情节严重”;关于张海迪的诽谤信息被转发次数虽然未达到500次,但根据该司法解释第四条的规定,秦志晖系在一年内分别诽谤罗援、杨澜、兰和、张海迪等四人,应对上述诽谤信息的被转发次数累计计算。据此,秦志晖诽谤罗援、杨澜、兰和、张海迪的行为构成诽谤罪,且系诽谤多人并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应当适用公诉程序追究秦志晖所犯诽谤罪的刑事责任。
 二、利用信息网络实施寻衅滋事犯罪的司法认定
 我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规定了寻衅滋事罪。寻衅滋事罪的行为罪状有: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追逐、拦截、辱骂、恐吓他人,情节恶劣的;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的;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解释》立足于信息网络具有的工具属性和公共属性,规定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寻衅滋事犯罪的两种行为方式:一是利用信息网络辱骂、恐吓他人,情节恶劣,破坏社会秩序的;二是编造虚假信息,或者明知是编造的虚假信息,在信息网络上散布,或者组织、指使人员在信息网络上散布,起哄闹事,造成公共秩序严重混乱的。
 从《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所规定的罪状看,“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一般是指在某一对公众开放,供不特定人或多数人自由出入的场所起哄闹事,扰乱该公共场所秩序,或者使该公共场所的相关活动不能顺利进行,即危害行为实施地与危害后果发生地,在空间位置上是一致的,一般不会发生在甲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乙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情况。但是,随着信息网络的发展,网络信息与人们的现实生活融为一体,密不可分。人们将网络平台作为沟通交流的场所,逐步导致网上表达、沟通交流与网下人员聚集的分离,使得借助信息网络实施寻衅滋事的行为方式日益呈现出不同于刑法所规定的寻衅滋事罪行为类型的特点。因此,《解释》将《刑法》中“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解释为“编造虚假信息,或者明知是编造的虚假信息,在信息网络上散布,或者组织、指使人员在信息网络上散布,起哄闹事”,将《刑法》中“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解释为“造成公共秩序严重混乱”。据此,起哄闹事的行为实施地已不限于现实的公共场所,而是包括网络空间在内的所有公共空间。这种解释既符合现实的需要,又不会扩大打击面。因为不论借助信息网络起哄闹事还是在现实的公共场所起哄闹事,只有“造成公共秩序严重混乱的”,才具有刑法规制的意义。公共秩序严重混乱是一个较为抽象的概念,在具体适用时应加以具体化。行为人在信息网络上散布虚假信息,若没有造成现实社会生活秩序严重混乱,不能仅以造成网络秩序严重混乱为由,或者仅仅依据虚假信息被转发次数、被浏览次数就认定为造成了公共秩序严重混乱,从而以寻衅滋事罪定罪处罚。造成公共秩序严重混乱应解释为造成了现实社会生活秩序的严重混乱,尽管这种危害后果不一定发生在某一车站、码头、机场、商场等场所,但行为人所造成的现实的危害后果,在程度上应达到严重混乱的程度。
 本案中,7·23甬温线动车事故为特别重大铁路交通事故,全民关注,秦志晖在该事故善后处理期间,编造政府机关天价赔偿外籍乘客的信息并在网络上散布,起哄闹事,该虚假信息被转发11000次,评论3300余次,不仅造成网络空间的混乱,也在现实社会引发不明真相的群众的不满,扰乱了政府机关的善后工作。因此,秦志晖的行为足以被认定为造成公共秩序严重混乱,符合寻衅滋事罪的构成要件。
 【编后补评】
 此案是公安部2013年8月部署全国公安机关集中打击网络有组织制造与传播谣言等违法犯罪行动、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同年9月出台《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后第一起依法公开审理的典型案件,引起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具有重要的警示和教育意义。
 备受关注的网络红人秦志晖(网名“秦火火”)诽谤、寻衅滋事一案,于2014年4月11日上午在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开庭审理。在此之前,秦志晖于2013年8月19日被公安机关查获归案,并于2013年10月25日被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指控其犯寻衅滋事罪,后检察机关于2014年1月17日变更起诉,指控其犯诽谤罪、寻衅滋事罪。朝阳区人民法院经过依法审理,于2014年4月17日依法认定被告人秦志晖犯诽谤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
 该案的审理虽然尘埃落定,但是其意义和影响深远。随着网络信息时代的到来,人们在充分享受网络带来的便利快捷的同时,也为网络法治的不健全付出了沉重代价。一些不法分子针对网络或者利用网络所实施的违法犯罪行为不仅危及到网络系统的安全,扰乱了网络秩序,也影响到网民以及广大普通民众的工作、学习和生活,甚至影响到社会的和谐与安宁。以秦火火案为典型,公安司法机关明确向社会传递出了一个信号,即信息网络空间不是“法外之地”,网络世界也受包括刑事法律在内的现行法律的规制,网民必须遵法守法,坚守法律法规底线,不能通过网络侵害他人合法权益,也不得破坏网络社会秩序。
 (一审法院合议庭成员:吴小军 李晓 冯亚力
 编写人: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 李晓 吴小军
 补评人、责任编辑:李玉萍
 审稿人:裴显鼎)
     
     
Scan QR Code and Read on Mobile
【法宝引证码】        北大法宝en.pkulaw.cn
Message: Please kindly comment on the present translation.
 
Confirmation Code:
Click image to reset code
 
  Translations are by lawinfochina.com, and we retain exclusive copyright over content found on our website except for content we publish as authorized by respective copyright owners or content that is publicly available from government sources.

Due to differences in language, legal systems, and culture, English translations of Chinese law are for reference purposes only. Please use the official Chinese-language versions as the final authority. Lawinfochina.com and its staff will not be directly or indirectly liable for use of materials found on this website.

We welcome your comments and suggestions, which assist us in continuing to improve the quality of our materials as we dynamically expand content.
 
Home | About us | Disclaimer |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