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visitor, haven't logged in. Login
Subscribe Now Contact us  
Font Size:  A A A Search “Fabao” Window English 中文 = 简体  繁体
  Favorite   DownLoad   Print
 
Luojing Oil Depot of SINOPEC Shanghai Oil Products Company v. Guangdong Renke Shipping Co., Ltd. (dispute over the liability for ship collision damage)
中国石化销售有限公司上海石油分公司罗泾油库与广东仁科海运有限公司船舶触碰损害责任纠纷案
【法宝引证码】
  • Type of Dispute: Civil-->Maritime
  • Legal document: Judgment
  • Judgment date: 12-31-2014
  • Procedural status: Retrial
  • Source: SPC Gazette,Issue 3,2016

Luojing Oil Depot of SINOPEC Shanghai Oil Products Company v. Guangdong Renke Shipping Co., Ltd. (dispute over the liability for ship collision damage)
(dispute over the liability for ship collision damage)
中国石化销售有限公司上海石油分公司罗泾油库与广东仁科海运有限公司船舶触碰损害责任纠纷案
Luojing Oil Depot of SINOPEC Shanghai Oil Products Company v. Guangdong Renke Shipping Co., Ltd. (dispute over the liability for ship collision damage) 

中国石化销售有限公司上海石油分公司罗泾油库与广东仁科海运有限公司船舶触碰损害责任纠纷案

[Judgment Abstract] [裁判摘要]
Under the provisions of Article 17 in the Several Provisions of the Supreme People's Court on the Trial of Cases of Disputes over the Limitation of Liability for Maritime Claims, the claim for expenses on removing and salvaging a sunken, wrecked, stranded or abandoned ship as well as goods on it and the recourse arising from the ship collision does not cover a claim for money spent on removing and salvaging such other submarine things as wharf debris and a recourse out of ship collision as well as other facilities. The recovery of expenses on clearing the wharf within a limited period in a ship collision accident and requiring the ship owner to take responsibilities for compensating for the damage from the collision shall be governed by the provisions of Item 1 of Paragraph 1 of Article 207 in the Maritime Law of the People's of China and determined as a maritime claim subject to limitation.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海事赔偿责任限制相关纠纷案件的若干规定》第十七条的规定仅涉及沉没、遇难、搁浅或被弃船舶和船上货物清除打捞费用的请求以及船舶之间碰撞所引起的相关追偿,不涵盖码头残骸等其他沉物清除打捞费用的请求及船舶触碰码头和其他设施所引起的相关追偿。在船舶触碰码头责任事故中就码头限期清障的费用向船舶追偿,要求船舶所有人承担触碰损害赔偿责任,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二百零七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认定为限制性海事赔偿请求。
fnl_8317367爬数据可耻 最高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民提字第191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广东仁科海运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梁朝华,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陈振生,上海泛洋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林铮辉,上海泛洋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中国石化销售有限公司上海石油分公司罗泾油库。
 负责人:梁伟,该油库经理。
 委托代理人:陈柚牧,上海瀛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张运鑫,上海瀛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再审申请人广东仁科海运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仁科公司)与被申请人中国石化销售有限公司上海石油分公司罗泾油库 (原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上海石油分公司罗泾油库,以下简称罗泾油库)船舶触碰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于2013年7月17日作出(2012)沪高民四(海)终字第165号民事判决,仁科公司不服该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于2014年6月27日作出(2014)民申字第668号民事裁定,提审本案。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12月4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仁科公司委托代理人林铮辉,罗泾油库委托代理人陈柚牧、张运鑫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罗泾油库于2011年3月8日向上海海事法院提起诉讼称:仁科公司所有的“仁科1”轮于2011年2月3日因驾驶不当而触碰罗泾油库码头,导致码头及其设施严重损毁和值班人员伤亡,由此产生码头修复费用1782.12万元(本判决所涉货币除特别注明为外币外均指人民币)、输油臂购置运输安装费用734 150欧元(折合6 284 324元)、受损码头清障费用560万元、事故现场及航道看护费用250万元、设标费用65万元、码头未营运期间维持费用742.46万元、倒塌综合楼内财物损失3万元、垫付人身损害善后费用44 367.99元、码头临时值班房购置费用217 940.09元。故请求判令仁科公司赔偿上述损失共计40 572 432.08元及其利息(自事故发生之日起,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标准计算至判决生效之日止),并承担案件受理费249 948元、诉前保全申请费5000元、证据保全申请费30元。
 仁科公司答辩称:罗泾油库码头缺乏足够的照明和警示标志,仁科公司不应承担事故全部责任;罗泾油库主张损失不实;罗泾油库全部索赔项目均属于责任人可以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十一章规定限制赔偿责任的海事赔偿请求(以下简称限制性海事赔偿请求),仁科公司可以依法限制赔偿责任。
 上海海事法院一审查明:2011年1月31日,“仁科1”轮由秦皇岛载煤34 383吨开航,计划2月3日0200时靠泊上海港罗泾煤炭码头3号泊位。船舶驶离秦皇岛后,船长通过电话向仁科公司申请引航员,该公司即委托福建省驻沪办事处航运营业部为该轮安排引航,该营业部联系沈涌涛准备上船引航。2月2日1240时许,“仁科1”轮到达长江口水域抛锚。2月2日1900时许,“仁科1”轮起锚续航。在航行途中,船长通过与沈湧涛及码头、拖轮等方面沟通,商定将靠泊计划提前至2月3日0100时。2月3日0006时许,沈湧涛登上“仁科1”轮,其登轮时没有携带该航段最新海图资料和其他助航设备,“仁科1”轮船长陈学愿未对沈湧涛的引航资质情况进行确认。0010时许,沈湧涛在向船长了解船舶的基本操纵性能和载货量等情况后,开始操纵船舶。此后,“仁科1”轮驶入宝山进口航道上行,航向约300度,航速约11节。0039时许,沈湧涛错认74号灯浮,“仁科1”轮误入宝山北航道,至0137时许掉头驶回宝山南航道,准备趁涨潮靠泊罗泾煤炭码头3号泊位。此后潮汐处于涨末,流速1.5节。0152时许,“仁科1”轮航向约286度,航速约9.4节,船位在罗泾油库码头北端下游400米处,有触碰码头的危险,沈湧涛遂下令停车、改用“退车三”档位,但由于“仁科1”轮船速较快,拖轮无法顶推。0154时许,船长立即将车钟拉至全速倒车,并通知大副抛锚。0155时许,“仁科1”轮以约5节的船速,船艏向208.3度,呈约86度夹角触碰罗泾油库码头北端。事故造成罗泾油库码头北端东段约74米损毁并倒塌沉入江底,码头上所建综合楼一同损毁,楼内2名值班人员一死一伤,码头上架设的3台输油臂落水受损。
 “仁科1”轮为钢质散货船,总吨22417,系国内沿海运输船舶,船舶登记所有人为仁科公司。沈湧涛。罗泾油库码头于1993年建造,1995年基本成型,在本案一审判决作出前尚未投入营运。码头呈F型,可靠泊2.5万吨级船舶,码头泊位总长度273米,宽24米,南北两端各建一幢综合楼。夜间码头的照明依靠综合楼上的探照灯和码头两端的警示灯。事故发生时,码头的探照灯和警示灯均正常使用。
 2011年3月4日,上海海事局出具《上海“2.3”“仁科1”轮碰撞上海港罗泾油库码头事故调查报告》,认定涉案事故为“仁科 1”轮航行期间触碰固定码头的单方责任事故。事故发生后,为保障通航水域安全,防止发生次生事故,上海宝山海事处对事故现场水域采取了安全防护措施,设立了专用浮标,委托上海浦江打捞疏浚工程有限公司对受损码头附近水域进行水下探摸,并派遣船舶守护事故现场,由此产生事故现场及航道看护费用和设标费用。2011年6月16日,上海海事局向罗泾油库发出《海事行政强制措施决定书》,要求罗泾油库限期对影响航道的码头残骸进行打捞清除,罗泾油库遂与上海大润打捞工程有限公司签订合同,委托其清除码头残骸,从而产生清障费用。
 一审中,经罗泾油库、仁科公司共同选定上海中九工程检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九公司)与中船第九设计研究院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九研究院)作为鉴定评估机构对涉案事故以及码头受损情况进行鉴定评估,中九公司出具了《中石化上海石油分公司罗泾油库2.5万吨级油码头“2011.2.3”受损事故综合检测报告》,中九研究院出具了《中石化上海石油分公司罗泾油库2.5万吨级油码头工程海损修复方案设计》,鉴定评估结论为受损码头修复费用为1622.78万元。罗泾油库、仁科公司共同委托上海双希海事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双希公司)对输油臂损失进行鉴定评估,双希公司出具了检验报告,鉴定评估结论为受损输油臂修复费用为200万元。一审庭审中,罗泾油库、仁科公司确认受损码头清障费用为560万元,事故现场及航道看护费用为250万元(其中200万元已由仁科公司支付),设标费用为65万元,倒塌综合楼内财物损失为3万元。同时,罗泾油库、仁科公司也均确认以中九公司与中九研究院的鉴定评估结论作为确定受损码头修复费用的最终依据,以双希公司的鉴定评估结论作为确定受损输油臂修复费用的最终依据。此外,因码头综合楼毁损,罗泾油库向上海快捷活动房有限公司购置集装箱活动房等用作临时值班房,实际支付费用211 567.09元。
 2011年2月22日,仁科公司向上海海事法院申请设立海事赔偿责任限制基金,该院于5月3日作出(2011)沪海法限字第1号民事裁定予以准许,基金数额为1 913 569.50特别提款权[按裁定生效之日 (2011年5月19日)的兑换率挽算为19 805 444.33元]和利息362 093.03元[自事故发生之日(2011年2月3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确定的金融机构同期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计算至基金设立之日(2011年5月20日)],共计20 167 537.36元。5月20日,仁科公司向上海海事法院提交了中银保险有限公司广东分公司的担保函,担保海事赔偿责任限制基金的设立。
 上海海事法院一审认为:罗泾油库码头位置已刊印在海图上,其照明设施和警示标识的配备未违反相关规定;涉案触碰事故原因系“仁科1”轮在没有引航资质人员的引领下,错走航道后,为赶靠泊时间未使用安全航速,且靠泊时船舶操纵不当,仁科公司应当承担全部责任。根据当事人自愿协商达成的合意、双方当事人共同选定鉴定评估机构作出的结论意见、本案有效证据,并考虑损失的关联性、合理性,确定罗泾油库损失金额为:受损码头修复费用1622.78万元、受损输油臂修复费用200万元、受损码头清障费用560万元、事故现场及航道看护费用50万元(扣除仁科公司已支付的费用200万元)、设标费用65万元、倒塌综合楼内财物损失3万元、码头临时值班房购置费用211 567.09元。鉴于上述费用均为罗泾油库的支出性费用,其损失利息应从费用产生之日起计算。罗泾油库举证实际支付的费用仅有码头临时值班房购置费用211 567.09元,故可从该项费用最后一笔付款之日(2011年10月13日)起,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活期存款利率标准计算至判决生效之日止。本案没有证据证明涉案事故是由于仁科公司的故意或者明知可能造成损失而轻率地作为或者不作为造成,仁科公司不应丧失海事赔偿责任限制的权利。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海事赔偿责任限制相关纠纷案件的若干规定》第十七条第二款关于起浮、清障等费用追偿的规定,不适用于单方责任的船舶触碰事故,该条款中的“责任人”应理解为负有一定海事事故赔偿责任的主体,即事故责任人。罗泾油库码头方在船舶触碰事故中不承担事故责任,其向肇事船舶追偿清障等费用损失,肇事船舶不能享受责任限制,这体现子对无过错方权益的保护,也体现了对码头、航道等航运设施业主权利的保护,有利于保障港口的通航便利和安全。罗泾油库支付的因受损码头残骸的起浮、清除、拆毁或者使之无害的费用,包括受损码头清障费用、事故现场及航道看护费用、设标费用,均属于非限制性海事赔偿请求。受损码头修复费用、受损输油臂修复费用、倒塌综合楼内财物损失、码头临时值班房购置费用及利息为限制性海事赔偿请求。因限制性海事赔偿请求总额未超过基金及设立期间利息的数额,故仁科公司应全额赔偿罗泾油库损失。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第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二百零七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百零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船舶碰撞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四条、第九条爬数据可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海事赔偿责任限制相关纠纷案件的若干规定》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船舶碰撞和触碰案件财产损害赔偿的规定》第一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2007年修正)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上海海事法院于2012年9月21日作出(2011)沪海法海初字第17号民事判决:一、仁科公司应于该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罗泾油库赔偿受损码头修复费用1622.78万元、受损输油臂修复费用200万元、受损码头清障费用560万元、事故现场及航道看护费用50万元、设标费用65万元、倒塌综合楼内财物损失3万元、码头临时值班房购置费用211 567.09元,共计25 219 367.09元;二、仁科公司应于该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罗泾油库赔偿码头临时值班房购置费用211 567.09元的利息损失(自2011年10月13日起,按照中国人民银行确定的同期活期存款利率标准计算至该判决生效之日止);三、对罗泾油库的其他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如仁科公司未按该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2007年修正)第二百二十九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一审案件受理费249 948元,由罗泾油库负担98 528.60元,仁科公司负担151 419.40元;诉前保全申请费5000元、证据保全申请费30元由仁科公司负担。
 ......

Dear visitor, you are attempting to view a subscription-based section of lawinfochina.com. If you are already a subscriber, please login to enjoy access to our databases. If you are not a subscriber, you can pay for a document through Online Pay and read it immediately after payment.
An entity user can apply for a trial account or contact us for your purchase.
Tel: +86 (10) 82689699, +86 (10) 82668266 ext. 153
Mobile: +86 13311570712
Fax: +86 (10) 82668268
E-mail: database@chinalawinfo.com

 
您好:您现在要进入的是北大法律英文网会员专区。
如您是我们英文用户可直接 登录,进入会员专区查询您所需要的信息;如您还不是我们 的英文用户;您可通过网上支付进行单篇购买,支付成功后即可立即查看本篇内容;
单位用户可申请试用或者来电咨询购买。
Tel: +86 (10) 82689699, +86 (10) 82668266 ext. 153
Mobile: +86 13311570712
Fax: +86 (10) 82668268
E-mail:database@chinalawinfo.com
     
     
Scan QR Code and Read on Mobile
【法宝引证码】        北大法宝en.pkulaw.cn
Message: Please kindly comment on the present translation.
 
Confirmation Code:
Click image to reset code
 
  Translations are by lawinfochina.com, and we retain exclusive copyright over content found on our website except for content we publish as authorized by respective copyright owners or content that is publicly available from government sources.

Due to differences in language, legal systems, and culture, English translations of Chinese law are for reference purposes only. Please use the official Chinese-language versions as the final authority. Lawinfochina.com and its staff will not be directly or indirectly liable for use of materials found on this website.

We welcome your comments and suggestions, which assist us in continuing to improve the quality of our materials as we dynamically expand content.
 
Home | About us | Disclaimer |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