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河南大学, You have logged in.
Logout History Contact us  
Font Size:  A A A Search “Fabao” Window English 中文 = 简体  繁体
  Favorite   DownLoad   Print
 
Guangxi Yunde Automobile Transportation Group Co., Ltd. et al. v. Zou Zhijian (appeal case of dispute over abuse of dominant market position)
广西运德汽车运输集团有限公司等与邹志坚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纠纷上诉案
【法宝引证码】
  • Type of Dispute: IPR-->Monopoly◆
  • Legal document: Consent Judgment
  • Procedural status: Trial at Second Instance
*尊敬的用户,您好!本篇仅为该案例的英文摘要。北大法宝提供单独的翻译服务,如需整篇翻译,请发邮件至database@chinalawinfo.com,或致电86 (10) 8268-9699进行咨询。
*Dear user, this document contains only a summary of the respective judicial case. To request a full-text translation as an additional service, please contact us at:  + 86 (10) 8268-9699 database@chinalawinfo.com

Guangxi Yunde Automobile Transportation Group Co., Ltd. et al. v. Zou Zhijian (appeal case of dispute over abuse of dominant market position)
(appeal case of dispute over abuse of dominant market position)
广西运德汽车运输集团有限公司等与邹志坚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纠纷上诉案
[Key Terms]
sale of tickets ; monopoly position ; public enterprises
[核心术语]
车票出售;垄断地位;公用企业
[Disputed Issues]
Where a passenger station does not sell the tickets of a specific business operator on purpose by making use of its position of unified sale of tickets, could the business operator sue the station for compensation?
[争议焦点]
客运汽车站利用统一售票的地位,故意不出售特定营运人车票的,运营人能否起诉要求赔偿?
[Case Summary]
According to the actual circumstances of China, passenger bus tickets are generally sold in a unified manner by the passenger station and the business operators have no rights to sell the tickets, which is the remnant of the planned economy era. Under Article 6 of the Anti-unfair Competition Law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public enterprises or other business operators in a legitimately monopolistic position shall not force others to purchase commodities from the designated business operators in order to prohibit fair competition. Under Article 17 of the Anti-monopoly Law, business operators with a dominant market position are prohibited from restricting without a justifiable reason the trading counterparties so that they may conduct deals exclusively with them or with designated business operators. Therefore, as a public enterprise, the passenger station shall b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sound passenger transport market environment, however, the passenger station does not sell tickets of the specific business operator on purpose by making use of its position of unified sale of tickets, which is against the aforesaid legal provisions, the business operator has the right to sue the station for compensation.
[案例要旨]
按照我国实际情况,客运汽车的车票一般由汽车站统一售出,营运人无权出售车票,这是我国计划经济时代的遗留物。《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六条规定,公用企业或者其他依法具有独占地位的经营者,不得限定他人购买其指定的经营者的商品,以排挤其他经营者的公平竞争。《反垄断法》第十七条规定,禁止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经营者没有正当理由,限定交易相对人只能与其进行交易或者只能与其指定的经营者进行交易。因此,汽车站作为公用企业,应当致力于维护良好的客运市场环境,其利用统一售票的特殊地位,故意不出售特定营运人车票的行为,违反了上述法律规定,营运人有权起诉要求赔偿。

Full-text omitted.北大法宝,版权所有

北大法宝

 

广西运德汽车运输集团有限公司等与邹志坚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纠纷上诉案

 —垄断纠纷案中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界定

 【裁判要旨】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经营者没有正当理由,限定交易相对人只能与其进行交易或者只能与其指定的经营者进行交易,属于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构成垄断。
 【案号】(2009)崇民初字第44号;(2011)桂民三终字第9号
 【案情】
 原告:邹志坚。
 被告:广西运德汽车运输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运德汽车公司)。
 被告:广西运德汽车运输集团有限公司崇左汽车总站(以下简称崇左汽车总站)。
 被告:广西运德汽车运输集团有限公司崇左汽车客运服务中心(以下简称崇左汽车客运中心)。
 邹志坚于2007年3月27日和2008年8月29日分别承包了广西南宁超大吉通运输有限公司桂A19910和广西超大运输有限公司桂A23607两辆客车进行营运,并以上述两公司的名义分别与崇左汽车客运中心签订了公路营运客车进站委托代理业务合同,经营南宁至崇左的往返班线,在南宁的起点站和终点站为南宁江南客运站。合同主要内容为:甲方崇左汽车客运中心凭运管部门出具的行政许可决定书和齐全有效的经营证件为乙方邹志坚办理进站手续,根据运管部门批准的班线、班次,按实际情况确定发车时间,公布里程、票价,提供停车、发车和旅客候车等场地设施,提供售票配客、办理行包托运、组织旅客上下及进出站验票等服务,坚持售票配客一视同仁,公开车况,为旅客提供择优选乘的便利,不欺客等。乙方邹志坚服从崇左汽车客运中心站务管理,听从调度安排和站方稽查、保卫指挥,认真执行运行计划,严格遵守站场管理规定,服从站场车辆指挥员的管理,按售票额10%支付客运代理费给崇左汽车客运中心等。签订合同后,邹志坚的两辆客车开始营运。在营运过程中,因邹志坚认为崇左汽车客运中心售票配客不一视同仁而对其产生意见。2007年5月28日,在崇左市交通管理局运管处的主持下,崇左汽车总站、崇左汽车客运中心与包括邹志坚在内的所有经营崇左至南宁班线的车辆承包者就售票与服务工作问题进行充分讨论并达成一致意见。之后,邹志坚认为崇左汽车客运中心依然未按双方达成的意见履行,在售票过程中仍存在利用职权欺骗旅客,限定旅客购买指定客运公司车票,扰乱客车正常运营的行为。邹志坚多次请求政府有关部门处理未果,遂诉至法院,请求法院判令崇左汽车客运中心停止垄断行为,赔偿经济损失362640.80元。
 旅客在崇左汽车客运中心购票时,售票员确实存在故意不卖南宁江南客运站的车票或者向拟购买南宁江南客运站车票的旅客兜售南宁埌东客运站车票等行为。邹志坚桂A19910车2007年4月至2008年8月平均乘坐率为34.07%,桂A23607车2008年9月至2009年6月平均乘坐率为27.75%。
 崇左汽车总站和崇左汽车客运中心是运德汽车公司下属两个平级的分支机构,均不具备独立法人资格。崇左汽车总站主要从事县内和县、市、省际班车客运及货物运输等业务,在崇左市也有多辆客车进入崇左汽车客运中心经营崇左至南宁的往返班线,在南宁的起点站和终点站为南宁埌东客运站。崇左汽车客运中心主要是为旅客及营运车辆运输提供服务的客运服务企业,所有往返崇左市的县、市、省际班车客运车辆都必须由崇左汽车客运中心统一管理运营,统一售票。
 【审判】
 广西壮族自治区崇左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反垄断法五十条规定:“经营者实施垄断行为给他人造成损失的,依法承担民事责任。”反不正当竞争法二十条第二款规定:“被侵害的经营者的合法权益受到不正当竞争行为损害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邹志坚认为崇左汽车客运中心滥用市场支配地位限定他人购买指定的商品的行为,侵害了其利益,可以直接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邹志坚作为原告的主体资格适格。邹志坚提供的视听资料等证据证实,崇左汽车客运中心确实存在利用其统一售票的支配地位,故意不卖南宁江南客运站的车票或者向拟购买南宁江南客运站车票的旅客兜售南宁埌东客运站的车票等行为。该行为属于反不正当竞争法六条规定的“公用企业或者其他依法具有独占地位的经营者,不得限定他人购买其指定的经营者的商品,以排挤其他经营者的公平竞争”,和反垄断法哎哟不错哦十七条第(四)项规定的“禁止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经营者从事下列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没有正当理由,限定交易相对人只能与其进行交易或者只能与其指定的经营者进行交易”的情形,崇左汽车客运中心的垄断行为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邹志坚客车乘座率,侵害了邹志坚的利益,应停止侵害,赔偿经济损失。法院判决崇左汽车总站、崇左汽车客运中心共同赔偿邹志坚经济损失人民币3万元,运德汽车公司负连带责任,驳回邹志坚的其他诉讼请求。
 一审宣判后,邹志坚服判,没有提起上诉。运德汽车公司、崇左汽车总站、崇左汽车客运中心不服一审判决,向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认为崇左汽车客运中心的行为没有构成垄断,不应赔偿经济损失,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一审判决,改判不构成侵权。
 经二审法院多次组织调解,双方当事人达成调解协议,崇左汽车客运中心自愿支付给邹志坚人民币3万元,并承诺规范经营管理秩序,营造公平、有序、良好的竞争环境。
 【评析】
 一、自然人是否可以向法院提起垄断民事诉讼
 垄断行为侵害的对象既包括经营者,也包括普通消费者,在国外司法实践和国内学术研究中,争议比较多的就是普通消费者(间接购买者)是否具有原告资格。我国反垄断法第五十条规定:“经营者实施垄断行为,给他人造成损失的,依法承担民事责任。”在此,“他人”应指所有因垄断行为受到损害的主体,包括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因此,本案一审判决适用反垄断法五十条反不正当竞争法二十条第二款的规定认定邹志坚作为自然人可以直接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是正确的。关于自然人是否可以向法院提起垄断民事诉讼,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因垄断行为引发的民事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12)5号]第2条已经有明确规定:“原告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或者在反垄断执法机构认定构成垄断行为的处理决定发生法律效力后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并符合法律规定的其他受理条件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该司法解释于2012年6月1日开始施行,此后,这一问题应该不会再有争议。
 二、相关市场该如何界定
 相关市场是指经营者就一定的商品或者服务从事竞争的范围或者区域,主要包含了商品和地域两个要素。界定相关市场是判断是否构成垄断的第一步,判定一个经营者是否居于垄断地位或者市场支配地位,是否排除、限制了市场竞争,都必须以界定相关市场为前提。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关于相关市场界定的指南》对相关市场的界定提供了几种方法,即可以基于商品的特征、用途、价格等因素进行需求替代分析,必要时进行供给替代分析,在经营者竞争的市场范围不够清晰或不易确定时,可以按照假定垄断者测试的分析思路来界定相关市场,鼓励经营者根据案件具体情况,运用客观、真实的数据,借助经济学分析方法来界定相关市场。
 本案中,崇左汽车客运中心提供的服务主要包括为车辆办理进站手续,根据运管部门批准的班线、班次,按实际情况确定发车时间,公布里程、票价,提供停车、发车和旅客候车等场地设施,提供售票配客、办理行包托运、组织旅客上下及进出站验票等服务。地域主要是从崇左汽车总站发车的车辆路线所涵盖的区域。邹志坚指控崇左汽车客运中心的垄断行为具体体现在售票这一环节,因此,判断本案垄断行为是否成立的相关市场应指往返崇左市的县、市、省际班车客运车辆的售票市场。
 三、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如何认定
 市场支配地位本身并不违法,反垄断法光宗耀祖支撑着我去教室并不禁止市场支配地位本身,而只是禁止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如何判定一个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企业实施的行为是否属于滥用?
 首先需要判定是否居于市场支配地位,这是一项复杂的基础性工作。市场支配地位,又称市场优势地位或市场控制地位,是指企业的一种状态,一般是指企业在特定市场上所具有的某种程度的支配或者控制力量,即在相关的产品市场、地域市场和时间市场上,拥有决定产品产量、价格和销售等各方面的控制能力。反垄断法十九条第一款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推定经营者具有市场支配地位:(一)一个经营者在相关市场的市场份额达到二分之一的;(二)两个经营者在相关市场的市场份额合计达到三分之二的;(三)三个经营者在相关市场的市场份额合计达到四分之三的。”本案中的运德汽车公司系国家大型二类企业,具有交通部一级客运资质,拥有各类营运客货车2200辆,客货运班线700余条,覆盖广西,辐射粤、琼、川、渝、滇、黔、闽、湘、赣、浙、苏、鄂、豫等省,开通南宁至香港、澳门、越南河内、海防、下龙湾,北海至下龙湾,凭祥至越南谅山等跨国班线,被评为“广西50强企业”、“中国道路运输企业100强”,在广西的客货运市场占有重要地位。运德汽车公司下属的崇左汽车客运中心是崇左市唯一一家经批准为旅客及营运车辆运输提供服务的客运服务企业,所有往返崇左市的县、市、省际班车客运车辆都必须由崇左汽车客运中心统一管理运营,统一售票,崇左汽车客运中心在往返崇左市的县、市、省际班车客运车辆的售票市场中占有100%的市场份额,没有竞争者,认定其具有市场支配地位是无异议的。
 其次审查该企业被指控的行为是否属于滥用。反垄断法十七条第一款以列举的方式规定了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典型情形,其中第(四)项规定:“没有正当理由,限定交易相对人只能与其进行交易或者只能与其指定的经营者进行交易。”崇左汽车客运中心和崇左汽车总站同属运德汽车公司的下属企业,在人、财、物等方面有着紧密的联系。崇左汽车客运中心利用其统一售票的市场支配地位,故意不卖邹志坚客车的车票,向拟购买邹志坚客车车票的旅客兜售崇左汽车总站客车车票的行为,属于“限定交易相对人只能与其指定的经营者进行交易”的情形,应构成滥用市场支配地位。
 四、垄断赔偿数额如何确定
 反垄断法上的民事赔偿责任在性质上与普通民事责任有所不同,反垄断法是经济法,反垄断法上的民事赔偿责任确切地说是经济法上的民事责任。因此,赔偿数额的确定也是本案审理的一个难点。
 首先是法律适用难。我国著作权法、专利法商标法等对损害赔偿均有较明确具体的规定,在权利人的损失或侵权人的获利不能确定的情况下,还规定了法院酌定赔偿的范围,如侵犯著作权、商标权是50万元以下的赔偿,侵犯专利权是1万元以上100万元以下的赔偿。而反垄断法的条文具有高度概括性,第五十条仅规定“经营者实施垄断行为给他人造成损失的,依法承担民事责任。”对确定赔偿数额应考虑的因素、计算方法、酌定赔偿的数额范围均无规定,即便是于2012年6月1日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因垄断行为引发的民事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对损害赔偿也没有作更具体的规定,法官在适用法律方面感觉很难查找审判依据。
 其次是损失计算难。邹志坚起诉请求按照其两辆车100%乘坐率的一半计算损失,要求被告赔偿362640.80元。一审法院认为这一请求既无法律规定也无合同约定,不予全部支持。邹志坚客车乘坐率低是一个客观事实,但不能完全归咎于崇左汽车客运中心的垄断行为,客车的乘坐率还受到以下几方面因素的影响:1.市场竞争激烈。在崇左有十多辆客车经营崇左至南宁的往返班线,每隔二十至三十分钟就有一辆直达快班发往南宁。此外,每天还有几趟火车途径崇左至南宁,而崇左人口少,人流量不大,乘坐客车往返崇左至南宁的乘客本身数量就不大。2.发班时间的影响。所有进入崇左汽车客运中心经营的客车,发班时间都是由崇左市交通管理局运管处安排,发班时间好,外出人流量集中的时段,乘坐率相对会高一些。如果发班时间与火车时间相同或接近,或者与人们上下班时间冲突,乘坐率就相对偏低。3.车辆的舒适及车况的安全,以及司乘人员的素质和服务等都对乘坐率有影响。因此,究竟如何计算邹志坚的损失,对法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一审法院认为由于邹志坚被侵权所受到的损失难以确定,故从本案的实际情况出发,结合广西经济发展水平,酌情确定包括合理调查费用及律师费用在内的赔偿费数额为人民币3万元。应该说,对这一数额双方当事人均是接受的,邹志坚服判没有提起上诉,崇左汽车客运中心等虽提起上诉,但在二审调解中也愿意支付3万元,说明法官对该案件酌定的赔偿数额是较合适的,也将对今后的司法实践提供有益的参考。
 文/韦晓云(二审主审法官)
 (作者单位: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
     
     
Scan QR Code and Read on Mobile
【法宝引证码】        北大法宝en.pkulaw.cn
Message: Please kindly comment on the present translation.
 
Confirmation Code:
Click image to reset code
 
  Translations are by lawinfochina.com, and we retain exclusive copyright over content found on our website except for content we publish as authorized by respective copyright owners or content that is publicly available from government sources.

Due to differences in language, legal systems, and culture, English translations of Chinese law are for reference purposes only. Please use the official Chinese-language versions as the final authority. Lawinfochina.com and its staff will not be directly or indirectly liable for use of materials found on this website.

We welcome your comments and suggestions, which assist us in continuing to improve the quality of our materials as we dynamically expand content.
 
Home | About us | Disclaimer |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