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河南大学, You have logged in.
Logout History Contact us  
Font Size:  A A A Search “Fabao” Window English 中文 = 简体  繁体
  Favorite   DownLoad   Print
 
Beijing Denong Seed Co., Ltd. v. Wuwei Golden Apple Co., Ltd. (appellate case of dispute over the right to a new plant variety)
北京德农种业有限公司与武威金苹果有限责任公司侵犯植物新品种权纠纷上诉案
【法宝引证码】
  • Type of Dispute: IPR-->IPR Ownership & Infringement
  • Legal document: Judgment
  • Judgment date: 10-08-2008
  • Procedural status: Trial at Second Instance
*尊敬的用户,您好!本篇仅为该案例的英文摘要。北大法宝提供单独的翻译服务,如需整篇翻译,请发邮件至database@chinalawinfo.com,或致电86 (10) 8268-9699进行咨询。
*Dear user, this document contains only a summary of the respective judicial case. To request a full-text translation as an additional service, please contact us at:  + 86 (10) 8268-9699 database@chinalawinfo.com

Beijing Denong Seed Co., Ltd. v. Wuwei Golden Apple Co., Ltd. (appellate case of dispute over the right to a new plant variety)
(appellate case of dispute over the right to a new plant variety)
北京德农种业有限公司与武威金苹果有限责任公司侵犯植物新品种权纠纷上诉案
[Key Terms]
new plant varieties ; infringement ; civil compensation
[核心术语]
植物新品种;侵权;民事赔偿
[Disputed Issues]
Where a person, without obtaining valid permission from the plant variety owner or interested parties, sells the seeds of a new plant variety, has infringement been committed? Is liability for civil compensation to be assumed with respect to such infringement?
[争议焦点]
1.行为人在未取得品种权人或利害关系人有效许可的情况下,销售植物新品种种子的,是否构成侵权?该侵权行为是否一定要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Case Summary]
The term “new plant varieties” means artificially cultivated plant varieties or ones developed from discovered wild plants which possess novelty, distinctness, consistency and stability and which are duly named. Entities and individuals having accomplished the breeding of new plant varieties enjoy an exclusive right for the protected variety in new plant variety rights. Therefore, where a person, without obtaining valid permission of the plant variety owner or interested parties, sells the seeds of a new plant variety, infringement of new plant variety rights has been committed, and civil liability is to be assumed regarding the halting of sales. For liability for civil compensation to be assumed, however, three additional conditions in addition to illegality are to be met: the infringing party has subjective fault; actual damages have been incurred; and there exists a causal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infringement and the damages. Hence, liability for civil compensation is not necessarily to be assumed with respect to infringement of new plant variety rights.
[案例要旨]
植物新品种,是指经过人工培育的或者对发现的野生植物加以开发,具备新颖性、特异性、一致性、稳定性,并有适当的命名的植物新品种。完成育种的单位和个人对其授权的品种,享有排他的独占权,即拥有植物新品种权。因此,行为人在未取得品种权人或利害关系人有效许可的情况下,销售植物新品种种子的,构成侵犯他人的植物新品种权,应承担立即停止销售行为的民事责任。但是,该侵权行为是否承担民事赔偿责任,除了行为具有违法性意外,还需具备行为人主观上具有过错、造成了实际损害后果、损害后果与侵权行为之间具有因果关系这三个条件。可见,该侵权行为不一定要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Full-text omitted.菊花碎了一地谁敢欺负我的人

 [正文]@#

北京德农种业有限公司与武威金苹果有限责任公司侵犯植物新品种权纠纷上诉案

@#
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
(2008)甘民三终字第27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北京德农种业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于艳杰,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梁顺伟,北京市开越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杨福全,北京德农种业有限公司职员。@#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武威金苹果有限责任公司。@#
  法定代表人:陈荣贤,武威金苹果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谢焱仁,甘肃启明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武威市凉州屯玉种业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刘新有,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呼喜莲、张哲,山西长兴律师事务所律师。@#
  北京德农种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农公司)与武威金苹果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金苹果公司)、第三人武威市凉州屯玉种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威屯玉公司)侵犯植物新品种权纠纷一案,德农公司不服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08)兰法民三初字第001号民事判决,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德农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梁顺伟、杨福全,金苹果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陈荣贤、委托代理人谢焱仁,武威屯玉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呼喜莲、张哲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玉米品种“浚单20”由浚县农业科学研究所(以下简称浚县农科所)选育,品种来源9058×浚92-8,于2003年11月6日经农业部国家农作物品种审定委员会审定通过。2005年9月1日,该品种经国家农业部授权,取得植物新品种权,品种名称定为“浚97-1”,“浚单20”为曾用名,品种权号CNA20020187.5,品种权人为浚县农科所,品种申请日2002年9月30日。@#
  2003年6月28日,浚县农科所、合肥丰乐种业股份有限公司、山西屯玉种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西屯玉公司)、河南省太行玉米种业有限公司、德农种业有限公司(现更名为北京德农种业有限公司)五家单位签订“关于‘浚97-1’联合开发协议”一份。该协议约定,由浚县农科所将“浚97-1”的品种独占使用权有偿转让给其他四家单位,转让后浚县农科所不得再向四家单位以外的其他任何单位转让品种所有权、申请权和使用权,浚县农科所也不得自行生产经营,受让方在该品种退出市场前不得向其他单位授权开发该品种。@#
  2007年11月1日,浚县农科所向德农公司出具授权书,授权德农公司对未经“浚97-1”品种权人许可的侵权行为,可以德农公司名义行使诉权,品种权人浚县农科所在诉讼中放弃作为原告参加诉讼的权利,因诉讼活动产生的权利义务由德农公司享有和承担,授权期限为2007年11月1日至2008年8月31日。@#
  2007年11月21日,武威铁路运输法院根据德农公司的诉前财产保全申请,作出(2007)武铁民保字第10号、第11-1号民事裁定书,裁定对金苹果公司、张洪元从兰州铁路局武威车站发往北京铁路局吴桥站的各60吨“浚单20”玉米种子予以查封、扣押;2007年11月27日,该院根据德农公司的申请又作出(2007)武铁民保字第12-1号民事裁定书,裁定对金苹果公司放置在武威车站南货场30号货位的60吨“浚单20”玉米种子予以查封、扣押。2007年12月5日德农公司向一审法院提出本案诉讼。@#
  第三人武威屯玉公司成立于2003年3月24日,由山西屯玉公司作为法人股东与自然人股东许中奎、盛玉龙、张琳共同出资设立,各股东分别占有60%、20%、10%、10%的股份,许中奎任公司董事、经理职务,刘新有任公司董事长,为法定代表人。2004年9月15日,经武威屯玉公司股东会同意,盛玉龙、张琳撤资,其二人名下的各10%股份转让至许中奎名下,至此许中奎占有公司股份40%。武威屯玉公司为经“浚97-1”品种权利人认可的甘肃地区授权生产单位。@#
  以上事实,有德农公司提交的2005年9月1日由国家农业部授权颁发的“浚97-1”植物新品种权证书, 2003年11月6日经农业部国家农作物品种审定委员会出具的编号为“国审玉2003054”号品种审定证书,浚县农科所等五家单位于2003年6月28日签订的联合开发协议,2007年11月1日,浚县农科所向德农公司出具的授权书,武威铁路运输法院(2007)武铁民保字第10号、第11-1号、第12-1号民事裁定书;金苹果公司提交的武威屯玉公司工商登记材料;武威屯玉公司提交的2006年4月14日由“浚单20”联合体秘书处形成的“浚单20”联合体在甘肃省授权生产单位名单等证据予以证实,上述证据经庭审举证、质证,双方当事人对证据证明的上述事实本身不持异议,一审法院予以确认。@#
  本案审理中,双方当事人之间存在争议的事实及争议焦点是:金苹果公司所生产的被武威铁路运输法院查扣的被控侵权的180吨“浚97-1”玉米杂交种子是否系受武威屯玉公司委托代繁生产,金苹果公司的生产和销售行为是否构成对“浚97-1”植物新品种权的侵害,是否应当承担停止侵权并赔偿经济损失的民事责任。@#
  针对上述争议事实,金苹果公司向法庭提交的证据为,2006年3月15日由武威屯玉公司与金苹果公司之间签订的“代繁协议书”,该协议加盖有委托方武威屯玉公司公章和许中奎作为签订协议的武威屯玉公司委托人的签字。该协议约定,由武威屯玉公司委托金苹果公司在2006年度代繁“浚单20”玉米杂交种2000亩。金苹果公司另提交了2007年12月27日由许中奎出具的“关于凉州屯玉种业公司委托武威金苹果公司在2006年生产‘浚单20’玉米杂交种的情况说明”(以下简称情况说明)和2006年2月10日由山西屯玉公司法定代表人刘新有与许中奎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情况说明中记载,许中奎陈述2006年武威屯玉公司委托金苹果公司代繁的“浚单20”玉米杂交种因市场行情不好,经请示山西屯玉公司原董事长侯爱明同意,由金苹果公司自行销售处理。上述股权转让协议载明,山西屯玉公司将其持有的60%的股权转让给许中奎,2006年度公司继续以凉州屯玉种业公司的名义经营,由许中奎担任总经理。协议签有“刘新有”、“许中奎”姓名,该股权转让协议无山西屯玉公司公章。金苹果公司提交上述证据欲证明其公司于2006年度生产本案诉争品种,系受武威屯玉公司委托,此后其销售行为亦取得了山西屯玉公司的许可,其主观上不具有侵权的过错,其不承担本案侵权责任;德农公司经对上述证据质证后认为,对代繁协议的真实性不予确认,金苹果公司无证据证明本案中于2007年11月查扣的被控侵权种子是2006年生产的,即使该代繁协议确已履行,则武威屯玉公司与金苹果公司均构成侵权。对于许中奎所写的情况说明,属于证人证言,许中奎未出庭作证,不符合证据规则的要求,不予认可。对于“股权转让协议”因无山西屯玉公司公章,不具有真实性,不予认可;第三人武威屯玉公司对上述证据经质证认为,无法确定代繁协议中所加盖的本公司公章的真实性,即使真实性能够确认,也是股东许中奎在停止职务后与金苹果公司恶意串通损害武威屯玉公司利益的行为,应为无效。对于情况说明和股权转让协议,武威屯玉公司的质证意见与德农公司就该两份证据的质证意见相同。@#
  上述争议证据经庭审质证,一审法院认证认为,对于金苹果公司提交的2006年3月15日由武威屯玉公司与金苹果公司之间签订的“代繁协议书”,德农公司与作为合同一方当事人的武威屯玉公司均未对合同中加盖的武威屯玉公司公章的真实性提出明确的否定意见,故对该协议本身的真实性一审法院予以确认。对于金苹果公司提交的许中奎个人的情况说明,因许中奎未出庭作证,其证言形式上存在瑕疵,德农公司与武威屯玉公司均提出异议,一审法院对该证据不予认定。况且,作为山西屯玉公司来说,仅仅取得了诉争品种的使用权,其公司并无权许可或同意他人销售诉争品种,故即使该证据证明的内容属实,也不能因此认定金苹果公司销售行为的正当性,金苹果公司如欲对代繁的种子向品种权人或品种使用权人以外的他人进行销售,应当取得品种权人及全部使用权人的一致认可。对于金苹果公司提交的署名为许中奎和刘新有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一审法院认为,该协议无武威屯玉公司法人股东山西屯玉公司的公章,亦未经工商变更登记,故该证据证明的股权转让的事实一审法院不予认可。@#
  一审法院认为,针对诉、辩双方当事人争议的第一个争议焦点,即本案金苹果公司主张的受武威屯玉公司委托代繁诉争品种的事实能否成立,金苹果公司的生产行为是否构成侵权的问题。一审法院认为,武威屯玉公司作为代繁协议的一方合同当事人,其公司主张该协议系公司股东许中奎在停止职务后的个人行为,而非公司行为,故该代繁协议应为无效。对此一审法院认为,许中奎在代表武威屯玉公司签订代繁协议时,是否已被武威屯玉公司停止了经营管理权,本案中无证据证实。作为金苹果公司来说,基于对许中奎作为武威屯玉公司股东和高层管理人员的信任,金苹果公司有理由相信,许中奎有权代表武威屯玉公司签订代繁协议,至于许中奎对外签订代繁协议的行为,是否超出了其职务职权范围,是否经过了公司的有效授权,属于公司内部管理事项,在无证据证明存在金苹果公司在签订代繁协议时属于与许中奎恶意串通损害他人利益的事实情况下,则金苹果公司与武威屯玉公司签订的代繁协议应当认定为有效协议,金苹果公司基于该代繁协议生产“浚97-1”的行为不构成侵权,金苹果公司所提该抗辩理由成立,一审法院予以支持。德农公司认为,无证据证实本案被控侵权种子是2006年度生产的,存在2007年度生产的可能性。一审法院认为,德农公司主张本案被控侵权种子生产于2007年度而非2006年度,应当履行举证责任,否则不能因金苹果公司不能举证排除其生产时间可能为2007年的不确定事实而认定金苹果公司侵权,故对德农公司所提该主张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对于金苹果公司在本案中被控侵权的销售行为的性质认定问题。一审法院认为,根据前述认证情况,金苹果公司抗辩其公司在本案中被控侵权的销售行为系经过权利人许可的理由是不能成立的,在其公司未取得品种权人或利害关系人有效许可的情况下,其公司的销售行为不具有正当性,基于法律对该行为非正当性的评价,无论行为人主观上是否存在过错,均属于侵犯“浚97-1”植物新品种权的侵权行为,金苹果公司应当承担停止侵权的民事责任,即停止本案中被控侵权的销售行为。对于本案中已被武威铁路运输法院查扣的被控侵权种子,可由金苹果公司取回后,武威屯玉公司同意履行代繁协议时,由金苹果公司与武威屯玉公司协商收购,武威屯玉公司不同意收购时,金苹果公司可向其他有“浚97-1”生产经营权的单位协商收购,达不成收购协议时,金苹果公司应对所生产的种子做消灭活性或其他不能用作繁殖材料的处理,不得作为繁殖材料自行销售,由此造成的损失,当事人可另案主张。@#
  对于金苹果公司在其销售行为构成侵权的前提下,金苹果公司是否应当承担赔偿德农公司经济损失的民事责任的问题。一审法院认为,认定侵权行为人应当承担赔偿经济损失的民事责任的,除行为人行为具有违法性或非正当性外,还应当具备民事侵权责任的其他构成要件,即行为人主观上具有过错;造成实际的损害后果;以及损害后果与侵权行为之间具有因果关系。本案中,基于前述认定,由于金苹果公司所销售的种子具有在先的合法来源,金苹果公司不具有主观上的过错,且本案销售行为尚未完成,故一审法院确认金苹果公司不承担本案赔偿责任。@#
  综上,一审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好饿但是不想动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植物新品种保护条例》第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植物新品种权纠纷案件具体应用法律问题的若干规定》第二条来自北大法宝第一款、第六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八条、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款,判决如下:一、被告武威金苹果有限责任公司立即停止 “浚97-1”玉米杂交种的销售行为;二、驳回原告北京德农种业有限公司要求武威金苹果有限责任公司承担经济损失的诉讼请求。@#
  原告德农公司预交的案件受理费9400元,法院专递资费350元,合计9750元,由德农公司负担4875元,金苹果公司负担4875元。@#
  德农公司不服上述判决上诉称:1、一审判决在认定被上诉人“销售侵权”的同时,“将侵权物返还侵权人”的做法,违反了“不告不理”的司法原则。2、被上诉人的生产行为构成侵权。第三人根本不具备“以自己的名义许可他人生产浚单20的权利”在本案中山西屯玉公司、武威屯玉公司和金苹果公司属于三个独立的法人组织,其中只有山西屯玉公司是经品种权人浚县农科所许可的合法生产经营单位。只有山西屯玉公司以其名义委托他人生产的行为,才能被认为取得了合法许可,本案浚县农科所、山西屯玉公司都没有许可亦没有委托被上诉人生产授权品种,第三人既不是浚单20的品种权人,也不是经品种权人直接授权的合法生产单位,第三人没有资格授权被上诉人生产。一审判决以“代繁协议成立”为由,认为第三人有权许可被上诉人生产浚单20,违反法律规定;山西屯玉公司已通过书面形式向一审法院陈述,“代繁协议属于个人行为,不属于第三人的法人行为”。即山西屯玉公司“自己未授权被上诉人生产浚单20,也没有授权第三人许可被上诉人生产浚单20”;浚单20的品种权人和其他利害关系人均没有认可被上诉人的合法生产地位;“代繁协议”不仅属于许中奎个人行为,还没有实际履行。一审判决以一个从未实际履行的协议认定生产行为合法没有事实依据。3、本案应当加重判处被上诉人承担赔偿责任。被上诉人违反法定义务,其侵权主观恶意十分明显;被上诉人与许中奎签署“代繁协议”,其主观恶意十分明显;该销售行为已经完成;被上诉人2006年生产规模庞大,应当从重承担赔偿责任。@#
  金苹果公司口头答辩称:1、金苹果公司的销售行为不构成侵权。金苹果公司的销售行为是基于有合法的生产行为,金苹果公司与武威屯玉公司签订了“代繁协议”,该“代繁协议”上有武威屯玉公司的公章,“代繁协议”合法有效,金苹果公司的生产行为是受武威屯玉公司委托生产行为合法;金苹果公司的销售行为是基于武威屯玉公司的违约不得已的行为,而且征得了武威屯玉公司的同意。2、一审判决所确定的民事责任基本正确。在武威屯玉公司因资金问题无法收购,金苹果公司有权要求其对该批种子进行收购,若进行灭活处理将会导致金苹果公司主张权利的障碍亦会造成资源巨大浪费;金苹果公司销售行为尚未完成,未造成权利人的实际损害;灭活处理是针对侵权行为的一种惩治措施,金苹果公司在主客观上均无侵权过错,不宜进行灭活处理。一审判决正确,请求驳回其上诉,维持原判决。@#
  第三人武威屯玉公司口头答辩称:武威屯玉公司与金苹果公司从未签订过“代繁协议”,“代繁协议”是许中奎个人与其签订的,我们不承认其效力;“代繁协议”亦并未实际履行。@#
  二审审理中上诉人、被上诉人及当事人及第三人均无新的证据举证。本院二审查明:原审法院认定事实属实,应予确认。浚县农业科学研究所在二审审理中出具“追认书”:授权德农公司享有诉权主体资格权利直至本案二审终结。@#
  本案争议的焦点经征询各方当事人为两个,一是被上诉人2007年销售行为是否侵权;二是一审判决承担责任是否适当。@#
  关于金苹果公司2007年销售行为侵权是否成立。浚县农科所、合肥丰乐种业股份有限公司、山西屯玉公司、河南省太行玉米种业有限公司、德农种业有限公司(现更名为北京德农种业有限公司)五家单位签订“关于‘浚97-1’联合开发协议”一份。该协议约定,由浚县农科所将“浚97-1”的品种独占使用权有偿转让给其他四家单位。山西屯玉公司经浚县农科所有偿转让获得 “浚97-1”的品种权。武威屯玉公司由山西屯玉公司作为法人股东与自然人股东共同出资设立,许中奎任公司董事、经理职务,刘新有任公司董事长,为法定代表人。山西屯玉公司占有公司股份60%,许中奎占有公司股份40%。武威屯玉公司一审提交的2006年2月23日山西屯玉公司与武威屯玉公司签订的农作物种子预约生产合同;2006年4月14日由“浚单20”联合体秘书处形成的“浚单20”联合体在甘肃省授权生产单位等证据表明武威屯玉公司为经“浚97-1”品种权利人认可的甘肃地区授权生产单位。以上事实的确认是经一审庭审举证、质证,双方当事人对证据证明的上述事实本身不持异议,一审法院予以确认。@#
  2006年3月15日武威屯玉公司与金苹果公司签订的“代繁协议”上盖有“武威屯玉公司”公章并有委托人“许中奎”签字。武威屯玉公司主张该协议系个人行为,而非公司行为的主张不能成立。金苹果公司与武威屯玉公司签订的“代繁协议”应认定为有效协议,金苹果公司基于该“代繁协议”生产“浚97-1”的行为不构成侵权。对于金苹果公司在本案中销售行为的性质认定问题。金苹果公司抗辩其销售行为系经过权利人许可的理由是不能成立的,在其公司未取得品种权人或利害关系人有效许可的情况下,其公司的销售行为不具有正当性,金苹果公司应当承担停止侵权的民事责任,即停止本案中被控侵权的销售行为。对此一审判决认定并无不当。@#
  关于一审判决承担责任是否适当。对于金苹果公司在其销售行为构成侵权的前提下,金苹果公司是否应当承担赔偿德农公司经济损失的民事责任的问题。本案金苹果公司基于该代繁协议生产“浚97-1”的行为不构成侵权。所销售的种子具有在先的合法来源,金苹果公司不具有主观上的过错,且本案被控侵权种子已被武威铁路运输法院查扣,一审判决金苹果公司立即停止 “浚97-1”玉米杂交种的销售行为并无不当。武威屯玉公司同意履行“代繁协议”时,由金苹果公司与武威屯玉公司协商收购,武威屯玉公司不同意收购时,金苹果公司可向其他有“浚97-1”生产经营权的单位协商收购,达不成收购协议时,金苹果公司应对所生产的种子做消灭活性或其他不能用作繁殖材料的处理,不得作为繁殖材料自行销售,由此造成的损失,当事人可另案主张。本案应当加重判处被上诉人承担赔偿责任的主张证据不足,不予支持。一审判决确认金苹果公司不承担本案赔偿责任并无不当。德农公司上诉主张均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本院应予维持。上诉人德农公司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其上诉请求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按一审判决执行,二审案件受理费9750元由德农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茹作勋@#
审 判 员 康天翔@#
代理审判员 李 红@#
二○○八年十月八日@#
书 记 员 赵骥鸿@#
@#
@#
     
     
Scan QR Code and Read on Mobile
【法宝引证码】        北大法宝en.pkulaw.cn
Message: Please kindly comment on the present translation.
 
Confirmation Code:
Click image to reset code
 
  Translations are by lawinfochina.com, and we retain exclusive copyright over content found on our website except for content we publish as authorized by respective copyright owners or content that is publicly available from government sources.

Due to differences in language, legal systems, and culture, English translations of Chinese law are for reference purposes only. Please use the official Chinese-language versions as the final authority. Lawinfochina.com and its staff will not be directly or indirectly liable for use of materials found on this website.

We welcome your comments and suggestions, which assist us in continuing to improve the quality of our materials as we dynamically expand content.
 
Home | About us | Disclaimer | Chinese